郑立慷:我国还有反对党吗?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郑立慷:我国还有反对党吗?

     



    ★免费注册为会员 一起点阅看好文★

    朝野政党在2021年9月13日(星期一)下午5点钟,签署了历史性的跨党派谅解备忘录(MOU)。该份命名为“政治转型与稳定备忘录”的文件由首相和希盟四党党魁签署,为马来西亚政治掀开重要一章。

    这是经历了两度换相和长达18个月的政治动荡后,朝野双方达成的协议。在朝者得到政治稳定,在野者获得政治转型。希盟以阻挠政府供应法案(如财政预算案)的权利,换取政府落实制度性改革的承诺。

    有人担心签署了这份谅解备忘录后,我国将不再有实质意义的反对党,因为各主要政党都连成一线了。

    迈向成熟稳定阶段

    事实上,这份谅解备忘录并没有更换朝野的角色,更不是一些人所想像的联合政府。政府没有把希盟纳入任何行政架构,希盟也没有因为签署这份文件而获得任何行政权力。文件清楚阐明,希盟继续扮演反对党角色,监督和制衡政府。除了可能导致政府垮台的供应法案,希盟没有义务在议会让政府通过任何法案。

    我们获得的是制度性改革,比如修宪限制首相任期至10年、落实本来已经搁置的18岁公民投票和选民自动登记、恢复国会服务法令推动国会改革(让国会不再受制于行政权)等。更重要的是,政府承诺提呈及通过反跳槽的相关法律,立法杜绝议员因利益跳槽这种破坏民主精神的行为。在这个政治道德败坏的环境,有什么比阻止政客挟议席谋利的法律更可贵?

    这些行政和议会改革将使我国政治迈向一个更成熟和稳定的阶段,为国家和人民带来长远好处。

    近年才开始关注政治的朋友可能不清楚,过去我国的政治环境何其恶劣。建国初期,左翼政治领袖因意识形态而被迫害,许多人在牢狱献出了最珍贵的岁月,有些甚至付出性命的代价。

    人民的胜利

    比较近期的政坛耆英,如安华、林吉祥、卡巴星等,也因为政见不同而身陷囹圄,被逼与家人分离。笔者资历浅薄,但是十多年的从政生涯,也经历了8次被捕、2次被控上法庭。当时反对党时常自嘲,执政议员比官服上的勋衔,反对党议员比警局内的逮捕记录。

    我们的政坛先辈们就是从这样的恶劣政治环境中,一步一脚印地走过来。这次朝野合作落实制度性改革,意味着以往一党独大,执政党以行政权力迫害反对党的日子已经到头了。

    2020年“喜来登政变”导致民选政权被夺,很多人非常失望,觉得什么都没有改变。但是我们也许没有意识到,恰恰是人民勇敢地发声,让朝野政党不敢忽视民意,才促成双方达成协议共同推动制度性改革。这是名副其实的“人民的胜利”!

    更多精彩评论,请点击”评论──人人咖啡店”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