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CCB◢阳了等送院 等了一星期 大马女友也中镖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新国CCB◢阳了等送院 等了一星期 大马女友也中镖

    (新加坡21日讯)住在友诺士的一名前线服务人员确诊冠病,卫生部指其病毒载量高得入院,但等了近一星期都没被送院,同居女友因长期同房相处,到第6天也检测呈阳,感到焦虑又失望。

    《新明日报》报导,从大马来新工作六七年的庄先生(30岁,服务人员)与女友刘小姐(24岁,设计师)住在友诺士一带的一间四房式组屋的主人房。



    庄先生说,担心感染在同房没有确诊的女友,会加强防疫,经常消毒厕所和门把等区域。
(受访者提供)
    庄先生说,担心感染在同房没有确诊的女友,会加强防疫,经常消毒厕所和门把等区域。
    (受访者提供)

    上周三(15日),庄先生出现咳嗽和发烧症状,到诊所求医并进行检测后同天确诊染疫,卫生部告知他体内病毒含量高,预计在24至48个小时内将他送院治疗。

    庄先生回家等候,由于与女友同居,致电要求卫生部尽快将其中一人送院或隔离。庄先生告诉记者,对方重复指会尽快安排,但告知由于确诊人数太多,人手不足,要他们耐心等候。

    刘小姐在男友确诊后并没有接到任何健康风险警戒的短信,但仍自主隔离。由于两人只租下主人房,“隔离令”也不允许刘小姐外出,两人虽“一阴一阳”,却因被“困”在同一间房。

    庄先生说,女友每天都进行自助抗原快速检测(ART),前6天检测结果都是阴性,前天开始出现喉咙痛,再检测就呈阳性了。不论2人在屋内如何严格防疫,仍不敌病毒,双双染疫。

    刘小姐说,拨打无数次给隔离单位,每次对方只是询问:“为什么男友确诊,还跟他在同一间房?”最后都没有下文。

    “一开始说24到48小时,但几乎过了一个星期都没有行动,这种不上不下的情况,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真的有点失望。”

    刘小姐说,幸好2人都已完成疫苗接种,症状还算轻微。

    她也说,能理解如今确诊人数激增,人手不足,但近一个星期都没有进展。

    刘小姐在连续六天检测阴性后,前天呈阳。(受访者提供)
    刘小姐在连续六天检测阴性后,前天呈阳。(受访者提供)

    出入厕所都消毒

    2人采取安全措施,6天24小时戴口罩,出入厕所都消毒,一人睡床头,一人睡床尾。

    迟迟等不到当局的安排,两人同房时只能严格防疫,庄先生说,两人在房内24小时戴口罩,就连睡觉也不敢取下来。

    房间空间有限,两人会隔着距离坐,就连睡觉时也是一人一头,两人回想起来指很难受。

    庄先生说,幸好租的是主人房,有厕所。但为避免把病毒传给没有确诊的女友,每次使用完厕所都会喷消毒液消毒马桶、水龙头和门把等。

    漫长的严格防疫,女友仍在第六天被检测呈阳,庄先生说,两人都感染的情况下,防疫已经没有意义,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担心连累老房东

    这对情侣每日拨电至少五次给卫生部,希望尽快隔离,不想影响年已70多岁的老房东。

    庄先生与女友同住在友诺士一带,他指出该组屋区有许多年长者,楼下还有疗养院。

    同一屋檐下的房东已70多岁,在庄先生确诊后,房东及其女儿也都在努力帮忙联系当局,安排庄先生住院或到社区看护设施。

    庄先生说:“房东平时会帮忙把食物放在我们房门口……我们也是担心(其中感染风险),我们也不想要害到老人家。”

    刘小姐向记者展示通话记录,平均每天拨打至少5次电话给卫生部热线,以及负责隔离的策安保安。

    大马家人出谋划策

    远在大马的家人担忧,在新亲戚送物资送暖,女友坦言,独自一人来新闯荡,很无助。

    刘小姐受访时说,独自一人来新加坡,远在马来西亚的家人都很担心,纷纷为他们出谋划策,寻找方法去外面隔离,但她无法自行去酒店隔离,况且,酒店隔离又是一笔昂贵的额外费用。

    所幸,庄先生和刘小姐有一些亲戚住在新加坡,得知他们的情况,亲戚们除了帮忙联系当局,也为他们送上防疫物资包括消毒喷剂、口罩和消毒液等,同时也给他们送食物和保健品。

    此外,她也反馈说,从男友确诊到她呈阳,她在人力部[email protected]系统仍显示“可外出工作”的健康状态。

    她因此担忧若其他人遇到相同情况,刻意隐瞒,是否还是会照常去上班,可能把感染风险带给其他人。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