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枫:疫情下跨州工作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萧枫:疫情下跨州工作



    在疫情下的九月,公司实行居家办公制,每天能够到公司上班的人数大约是公司的三分一。经理拟定每周工作时间表,所有员工都根据时间表回公司,其他人则居家办公。大家由于习惯了之前的居家办公的悠闲,一下子回到全日制,一开始都有些不习惯——吃过午饭大家睡意更浓,办公室顿时显得了无生气。

    上星期,收到上司的通知要我跨州工作。这可是阔别这么多个月之后,首次收到跨州工作指令。公司下了一道圣旨,所有要跨州工作的员工,都必须在出门三天前,进行新冠病毒检测。

    我认为这样的做法是十分正确的,毕竟我们将会跨州工作,到另一个州属去处理公务,自然会接触不同州属的公司员工,如果我们做了检测,确保身上没带有病毒,与我们一起工作的人也可更安心。

    我在上个星期六到住家附近的诊所去做检测,早上九点多来排队的人龙不少。好不容易轮到我,我坐在已消毒的椅子上,医生拿着检测仪器,往我鼻孔插入采样,不一会儿就完成了。我其实并非第一次做检测,对于鼻孔内的不舒服感也没有表现得特别强烈。

    等待检测结果的感觉非常奇妙。这感觉就像每两年去进行一次身体检验,然后希望健康报告一切正常,身体没有肿瘤或者被医生告知患上癌症的紧张感。

    半个小时后,诊所发来检测报告,看见英文字“NEGATIVE”,立刻放下心理负担,然后拿着公司为我们印好的跨州工作信函,到警局申请跨州。这一流程都用半天时间来处理。

    攝影:盧淑敏

    到外州出差

    好长的一段时间没有开车行驶在往北部的高速公路。高速公路的车子不多,没有往日的那种川流不息。往北上行驶大约四小时,途中有好几次遇到有执勤警察的路障,他们会问我要去哪里,我向他们出示工作信函和警局批准信,他们才让我通行。

    好不容易,我终于到达工作地点。或许是太长的一段时间没有开车,这么一下子,身体反而无法适应过来,背部酸痛而且也有昏昏沉沉的感觉。

    工作在隔天早上才开始,我入住酒店后就在酒店里休息。晚餐时间也没敢在外头堂食,用手机程序点了粉红小熊,让他们送来酒店,我就在酒店用餐休息。

    公干完毕,我也一样拿着跨州工作信函,到公干地区附近的警局申请回来雪州的申请。这趟公干之旅,除了在公干的地方工作,傍晚回到酒店休息之后,我独自待在房间里不敢到处趴趴走。居住的酒店坐落在安静的小区,夜晚时分原本热闹的小区也因疫情而变得清静许多。

    一到晚上九点,所有店铺都关上门,整条街道就在这片安静氛围下悄然睡去。

    不人云亦云

    相形之下,上星期的巴生河流域已进入第二复苏阶段,大家都回到办公室上班,每天上下班的车流量几乎恢复到管制前的境况。周末,广场里人潮水泄不通,大家带着一家大小到商场购物。堂食方面,经过一两个星期的观望态度,大家也都纷纷放下戒备,进入餐馆大快朵颐。这个疫情,改变了我们许多的生活习惯,可随着我国逐步开放更多领域,政府要人民在疫情底下学会与病毒共存,我们在许多方面都必须谨慎选择,选择适合自己和家人的生活模式,不要抱持人云亦云的态度。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