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振峰:回归常态还是新常态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黄振峰:回归常态还是新常态

     



    1920年美国总统哈定(Warren Gamaliel Harding)在竞选期间以 “回归常态” 为口号,哈定当时候面对的是1918年流感大流行的挑战,如今我们面对的是新冠肺炎持续蔓延及管控的挑战。

    或许两个情况最大的差别在于,我们有网络科技的辅助,比1918年的人们更容易适应新常态的生活;同样是面对疫情危机带来的挑战,在不同时空背景之下,人们能回归常态还是需要适应新常态?

    政治人物叫我们接受新常态的来临,需要面对新常态的挑战。但是没人告诉我们什么是新常态。以疫情为实际情况,新常态指的需要摆脱过去的生活模式,我们需要面对的最大新常态是实际的群聚以及工作模式。

    调整生活模式

    卫生部长凯里宣布10月份开始疫情将会进入地方性流行病,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可以摆脱新常态,回归常态?这问题或许没有实际答案,但是从各国疫情看来是言之过早。其他国家正在面对第四波疫情的突击,虽然数国已经开始逐步开放,但是对于有可能增加疫情的活动依然是展开控制,例如大型社交活动。那,接下来应该要如何面对与病毒共存的时代?

    新常态的意义是有别于过去的日常生活,更多实际的层面是日后我们也没办法回归常态,反而是需要重新调整我们的日常生活以及工作模式。在疫情纷扰之下,民众逐步把工作模式变成居家工作,这种模式的工作方式必须要持续下去。目前疫情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若未影响工作进度,居家工作是传统行业必须经历的转型,并也能趁这段时间逐步的把内部文件以及作业程序简化以及数码化,减少纸本作业也能让整个工作程序更简单。

    避免零收入风险

    网络科技成为疫情之下的必需品,不同行业逐步将销售转为线上服务,必须要克服的问题是如何处理网路行销以及长辈们对于科技的熟悉度。例如,在传统社团中如何召开会员大会和改选等,都必须要有一套简单及透明的作业程序。

    接下来的生活就如标题说的,若要回归常态就必须面对相同的风险,疫情的突击会令各行各业又回到零收入阶段,甚至也没办法立刻的转型。但配合新常态的转型之下或许我们能够度过不同考验,即使疫情突击也能够让收支出得以平衡。

    政府既呼吁民众必须接受“新常态”,也应该要重新检视政府各单位的作业程序是否有因为新常态而有所改变,当各行各业努力的转型时,政府必须拿出转型后的成绩单来说服民众接受新常态生活;不能口说新常态,行动依然旧常态。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