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枫:接受事实吧!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萧枫:接受事实吧!



    自小,我就跟兄弟姐妹的关系特别亲近。这或许是因为在我小时候,一家人曾历过各种大大小小的事情,兄弟姐妹之间有种无法割舍的关系,所以有著深厚的感情。可当我们随著年龄增长,大家因为工作、各自家庭需要兼顾的缘故,能够一家人聚在一起的时间也减少很多,导致关系也开始变得生疏。而,这一件事是我无法释怀的。

    前几个星期,老妈在家乡打电话给我,对我倾诉了对姐姐和妹妹的思念。我的姐姐在我读大学的时候就远嫁东马,一年回来西马与我们相聚只有寥寥几次。妹妹在日本工作,因疫情的关系,她也有好几年没有回来马来西亚。我则居住在吉隆坡,虽然离家乡只需要几小时车程,可现在疫情底下,每个人除了工作需要都不可以跨州,我也没有机会回去老家探望她。大家都在这无奈的情况下,期盼著解封可以跨州的那一天。很无奈的一件事,就是我们只能接受如今这个事实。

    我为了解决老妈的思念之情,于是打了通电话给姐姐和妹妹,希望她们能够多打电话给老妈。姐姐在电话的另一头没有说什么,只是“嗯嗯,好的”回应我,然后就告诉我,她现在正处于繁忙的高峰期,公司最近可以让员工回到办公室上班,她身为人事部经理,需要兼顾很多事情,说有时间的话会打电话给老妈。打给在日本的妹妹,她告诉我最近的生活都是被许多工作和压力压垮,一有时间,她也会跟老妈子进行视像通话,希望我在这里能够多帮忙照顾。

    【卢淑敏纸上摄影展】作品名称:惊鸿过季
    【卢淑敏纸上摄影展】作品名称:惊鸿过季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兄妹和老妈的感情,就像我们看的连续剧,大家在为各自的生活打拼,有重要事也只能以手机通话方式交代,或者发信息给彼此,却因为大家的工作关系,变成已读不回的信息。或许,我应该对彼此的生活多一点接纳,接受我们的生活确实忙碌这一个事实,然后先顾好自己的事情,照顾好自己的健康,才继续经营我们的兄弟姐妹关系?

    身为家里的唯一男丁,我很希望能扮演维系家里关系的那一条绳子。每年农历新年,我都会特地去购买同样款式的衣服,然后每个家里的成员一件,在年初一时穿上;家人的生日,我会特地去购买一些小礼物,用我所能及的方法,把礼物送到她们手上;哪怕今年因疫情的缘故,我也会安排售卖年饼的商家,把我的心意送到老妈和姐姐手中。做这么多,也只是希望大家能在大节日感受到源自我的一点温暖。

    家里的群组信息安静了好一段时间。有时候,老妈子在群组里发健康资讯,或者有关疫情的消息,大家按下一个赞就恢复平静,要不然就隔了好几天才回复。前几天,妹妹突然在群组里告诉我们她去进行身体检验,发现肠胃有溃烂的情况,大家都第一时间留下信息,交代她在异乡要好好照顾自己。这时,我又感受到一家子的凝聚力。大家虽然忙,可关心彼此这件事从来都不会缺席。我之前担心一家人关系渐行渐远的这个想法,也突然消失。

    我们都知道,“家”是永远最舒适的港湾,可以让疲惫的帆船停下来歇息。可我对于这个家,似乎更多了很多期待与盼望。到最后,我接受我的家人散落在世界各处的事实。可我也希望,我能为这个家做点什么,至少我们还能联系在一起。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