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立慷:沦为小学班长的国会议长 ◤会员文◢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郑立慷:沦为小学班长的国会议长 ◤会员文◢

     



    ★免费注册为会员 一起点阅看好文★

    国会下议院议长阿兹哈日前在国会表示,部长在国会的回答内容并不是他的职责。他还引经据典地指出,其他英联邦国家的议长也无需为部长的回答负责。

    这项争议始于两位内阁部长对同一个课题给予不同答案后,国会议员要求议长介入。这放在任何国家的议会,都是理所当然的。首先,国会必须找出真相;其次,如果发现政府代表有意误导议会,国会必须严惩该政府代表。

    诚然,西敏寺制度的议长不必为部长的回答内容负责任,可是议长必须确保部长所提供的答案是正确的。也就是说,当部长在议会提供虚假答案时,议长不必因此受罚,因为责任不在于他。但是,议长的职责是必须确保提供不实答案的部长会受到对付,或者至少要求该部长作出适当更正。

    议长“创新”诠释

    国会议会常规第36 (12) 条文规定,“误导国会”(mengelirukan Dewan) 的议员被视为藐视议会,可以被提交到国会特权委员会以被采取行动。这项条文在在证实了,议长有责任确保国会议员的发言内容不偏离事实。

    可惜的是,当上议长的阿兹哈,已经不是之前大谈议会民主、国会改革的阿兹哈。从上任议长至今,为了取悦政府,阿兹哈一而再,再而三地为下议院议会常规赋予新的“诠释”。

    最经典的莫过于7月下旬的议会,首相署前部长达基尤丁在议会宣布政府已经撤销紧急状态。可是国家元首通过文告驳斥,更点名部长达基尤丁在国会的言论“误导议会”。希盟国会议员立刻动议,要求把达基尤丁提交到下议院特权委员会。当时议长答应会作出裁决,可是议会在王宫发出文告当天即以疫情为由,草草结束。

    这一季议会一开始,希盟议员就追问议长对该动议的裁决,毕竟达基尤丁误导国会是板上钉钉的。但是阿兹哈语出惊人,竟然说该动议已经“过期”(tamat tempoh)了,因为那是上一季议会的事!这个答案让当场所有人傻眼。议长这种“创新”的诠释,对国会带来深远影响。这意味着以后有议员犯错,只要议长不做出任何决定,拖到下一季议会就“圆满结束”,皆大欢喜。

    国会是监督和制衡政府行政权力的重要机关,议长更应该公正不阿地确保国会有效发挥监督功能。阿兹哈却以保护政府为前提,不断“阉割”国会议长的权限。他已经成功让国会议长沦为小学班长,只能在老师(政府)的命令下维持班级(国会)秩序。

    更多精彩评论,请点击”评论──人人咖啡店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