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文: 和平奖与第四权力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张一文: 和平奖与第四权力

     



    今天是10月14日。27年前的今天,亦即1994年10月14日,巴勒斯坦的阿拉法特、以色列的佩雷斯和拉宾,分享诺贝尔和平奖,这是对他们推动巴以和谈乃至西亚和平进程的最高奖赏。

    今年,两名调查记者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这既是对新闻记者的致敬褒扬,也是对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之外的“第四权力”的高度肯定。

    德米特里·穆拉托夫
    德米特里·穆拉托夫

    第四权力是关于新闻传播媒体在社会中地位的比喻。菲律宾记者玛丽亚·雷沙(Maria Ressa)和俄罗斯记者德米特里·穆拉托夫(Dmitry Muratov)为捍卫言论自由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他们代表所有致力于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媒体从业人员,藉由第四权力而获奖,当之无愧。

    玛丽亚·雷沙
    玛丽亚·雷沙

    随着大马新冠疫情逐渐缓和,疫情将过渡到地方流行病,国家已准备好迈入与病毒共存的阶段。这个时候,再来谈论新闻传播媒体在社会治理中的作用与地位,以及相关的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也就是希望第四权力,在建设“大马一家”进程中,能够更有作为。

    勿无视或回避

    几乎在诺贝尔奖历史上,第一次把和平奖颁发给媒体记者的同时,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CIJ)10月3日起,公布了1190万份泄露的文件,文件揭露多国领导人、政治家和名人利用离岸公司隐瞒资产、逃避税务及回避利益申报制度。据称,我国现任财长等一众官员,在泄密文件中被点名。

    这份被称为“潘朵拉文件”(Pandora Papers)的公布,是第四权力对腐败现象的一次集中揭露,令许多榜上有名者胆战心惊,也让人们更加信赖与珍视新闻媒介与第四权力的重要性。不过,中国大陆的官方媒体,几乎没有关于潘朵拉文件的报道。换言之,负面清单式的“潘朵拉文件”,貌似成了中国的敏感词。非法资金外流和秘密银行账户等“潘朵拉盒子”,也许是不能打开来让中国民众知情的。个中缘由,不说也罢。

    好在第四权力,在我国依然存活,并具有相当大的力道。媒体毫不忌讳地报道了安华与林冠英等反对派议员,促请国会下议院,立即对潘朵拉文件进行辩论的新闻。尽管议长阿兹哈以“非迫切性”为由打了回票,安华依然坚持表示,首相曾向他询问如何处理此事。也许是忌惮首相与第四权力,财长已经表示,国行拟与警方、反贪污委员会等其他执法机构合作,监督和调查潘朵拉文件。无论结果如何,至少不要无视或回避。毕竟潘朵拉文件,是第四权力的产物,白纸黑字,剑指贪腐。

    司法惩治腐败

    官员贪腐公家的钱财,与我们老百姓有关吗?当然有关,而且关系重大。贪腐不除,民不聊生,国将不国。

    被我国作家朵拉女士称为“鼎公”的美籍华人作家、学者王鼎钧,着有回忆录“四部曲”之一《关山夺路》,历数他在国民党军队服役期间,所见到的种种贪腐。该书认为军政贪腐,是蒋介石集团,最终被赶出中国大陆的根本原因。

    今年的和平奖名花有主,第四权力任重道远。新闻从业人员揭露腐败,司法权力惩治腐败,国家才有美好未来,人民才能安居乐业。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