妒妇不忿夫给小费啤酒妹 一怒下报警 闹到警员到场协调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妒妇不忿夫给小费啤酒妹 一怒下报警 闹到警员到场协调

    (新加坡16日讯)丈夫三天两头下楼到咖啡店喝酒,妇女疑因不堪丈夫跟啤酒妹“太亲密”,还给了上百元(逾300令吉)的小费而妒火中烧,三番四次到咖啡店质问啤酒妹。啤酒妹与妇女对杠,还怒斥阿嫂“神经病”,一名食客更力挺啤酒妹,妇女一怒下报警求助!



    星期天(10日)傍晚6时许,联邦道的一个咖啡店发生中年妇女和年轻啤酒妹的冲突事件,闹到警员到场协调,引来不少人围观。

    妇女黄太太联系本报,讲述争执起源于丈夫和咖啡店啤酒妹的互动让她不满。她说,过去一年多以来,丈夫常到这家咖啡店喝酒,啤酒妹会坐在丈夫身边陪酒。

    黄太太说:“朋友们看到都会跟我说,我自己也看到三四次了,她身体挨着我的先生,我先生的小费就10元(30令吉)、50元(150令吉)、100元(300令吉)的这样给的,你说我能不生气吗?”

    黄太太在过去的星期天忍无可忍,冲到咖啡店找啤酒妹对质,要她不要再服务自己的丈夫。

    “我叫她不要服务我先生,她却骂我神经病,然后就不理我。一个60多岁的男人帮她出头,我想是她的男朋友吧?他还对我比中指,骂我粗话,还比拳头说要打我。”

    黄太太感到自己安全受到威胁,于是报警求助,警员到场了解情况后,双方都表示不再追究,争执因此告一段落。

    据了解,黄太太的妹妹和丈夫在争执发生时先后到咖啡店,妹妹为了维护姐姐还跟帮啤酒妹出头的男子吵了起来。

    黄太太指啤酒妹跟丈夫靠得太近,又收下百元小费,这才引起她的不满。
    黄太太指啤酒妹跟丈夫靠得太近,又收下百元小费,这才引起她的不满。

    啤酒妹喊冤:“和黄先生清清白白”

    啤酒妹喊冤说:“话不可以乱说,我是已婚有孩子的人!”

    啤酒妹受访时为自己喊冤,她表示和黄先生之间清清白白,而星期天帮她出头的只是一名酒客,并不是她的男朋友。

    “她这是在污蔑我,她的先生就只是我的顾客而已,她已经不是第一次来骚扰我了,街坊都可以作证。她叫我不要跟她老公讲话,但我说我只是打一份工,没有这么多坏心思。”

    这位不愿具名的啤酒妹来自中国,在咖啡店工作两年多了!她坦言,外人对啤酒妹有偏见,她早习以为常,但这并不表示自己可以任由别人侮辱。

    “这里做的都是街坊的生意,客人都是熟客,我的为人他们很清楚。其实她早前来闹过后,她的丈夫已经很少来喝酒了,但她还是不肯罢休。”

    啤酒妹表示自己是已婚有孩子的人,因疫情关系回不了家,对家人的思念与日俱增,打算近期内回中国。她也澄清,黄太太所说的上百元小费,都不是事实。

    街坊为啤酒妹“证清白”

    数名街坊站出来为啤酒妹“证清白”,三名食客异口同声表示,肇事妇女已经上门闹了好几次。

    记者走访咖啡店时,有几名食客都是星期天争执风波的目击者。

    住在附近的陈先生说:“这名妇女已经来闹过好几次了,但都是她自己疑神疑鬼,这个啤酒妹行为端正,没有问题的。”

    另一名不愿具名的食客说:“我认识她的丈夫,他老婆来闹后他也觉得丢脸,最近都没有来喝酒了。”

    常陪伴丈夫到咖啡店小酌两杯的洪女士则说,这里的酒客都是街坊,大家只是喝酒聊天,没有做见不得人的事。

    她说:“这个啤酒妹我们都很熟了,我把她当成女儿一样,看到她被人欺负我也生气。”

    ⬇看过来⬇
    ✌又快又方便 送新闻给你
    https://t.me/chinapressonline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