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曰专栏:华人只能苦笑 ◤会员文◢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甄子曰专栏:华人只能苦笑 ◤会员文◢



     

    ★免费注册为会员 一起点阅看好文★

    登州一74岁巫裔老翁,与妻子生养了21孩。当中5个不幸早逝。

    16个儿女,年龄介于17至42岁,已成家立室。17岁?不知男或女,报导没说明。还没看懂少年愁,就要为人夫/妻。在这家庭,急着拉拔长大,也不奇怪了。

    外人少见自然吃惊连连。老翁子孙满堂逾五十,人数足以壮大许多微型小学。学校做不来的事,老翁却做到了。

    从家庭教育角度,广东话说“贵有贵养,平有平养”,过去或现在都有人养得起,真正难的是怎么去教。

    不少家庭是这样的,“物理距离近,心理距离远”。一家人同个饭桌上吃饭,老公了解同事近况多过妻子。孩子不记得父母生日,只记得偶像的三围。

    爸爸知道范盈事件始末,却不知道孩子最需要什么。一家人天天一起晚餐,那么近却那么远,话不投机牢骚多,只想快快吃完刷手机回到网络世界。

    沟而不通变成完全不沟通,渐渐地,妻子只求丈夫不滚不赌,丈夫把“晚上回来睡”当作尽最大责任。父母对孩子曾有过的梦想徒留“梦”+“想”,只求不离(家)不弃(婴)。

    从政治角度看,孝道有“面子”因素也有“利益”导因,血缘式阶级服从,自古展示父权社会和族群权威,此一建制甚至赋予特权支撑。

    从政党到政府,再从党选到民主选举,都充满“孺慕”之情,找“威权爸爸”,有人头才有拳头。看人“头头是道”,华人只能苦笑。

    更多子曰评论点击甄子曰专栏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