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的二手衣 去了哪?这里成了世界旧衣柜【内附音频】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不要的二手衣 去了哪?这里成了世界旧衣柜【内附音频】

    (圣地亚哥22日综合电)“你的二手衣服也在智利的沙漠吗?”



    位于智利北部、被认为是世界最干燥的阿他加马沙漠,被成堆成山衣物覆盖的系列照片,再度引起对快时尚产业(fast fashion)的反思讨论。这一组由《法新社》拍摄的照片,利用远景和近景——沙漠和衣服、衣服和人——呈现现代社会对环境、物品和人之间的关系,抛出尖锐的诘问:在快时尚产业快速替换、快速淘汰的规则之下,这一些二手衣物究竟是“环保回收”,还是对环境造成“灾难伤害”?


    一名曾在伊基克港工作的员工向《法新社》表示:“这些衣服来自全球各地,没有被售往(首都)圣地亚哥或其他国家的衣服,最终都会滞留在免税区,因为没有人愿意付关税把它们带走。”


    联合国在2019年的报告指出,全球的服装产量在2000年至2014年之间翻倍,随之带来的影响是其废水排放量(water waste)占全球20%,碳排放量占全球8%至10%。图为业者正在处理二手衣服。

    根据报导,智利常年以来都是二手和滞销快时尚衣物的集散中心。这一些衣服诞生的过程和足迹包括:一开始,它们由中国或孟加拉制造,接着送往欧洲、亚洲和美国销售,最终再流入智利。据估计,每一年约有5万9,000吨衣物——如耶诞毛衣、雪靴子等——抵达位于智利北部、同时也是南美洲最大的免税商业港口中心伊基克港(Iquique),这些衣服有些被重新转卖或走私到拉丁美洲。尽管如此,每一年仍会剩下3万9000吨的二手衣物,这些衣物几乎被丢往阿他加马沙漠,久而久之也就形成了如今一座座的“衣山”。

    但为何是丢往沙漠?一名曾在伊基克港工作的员工向《法新社》表示:“这些衣服来自全球各地,没有被售往(首都)圣地亚哥或其他国家的衣服,最终都会滞留在免税区,因为没有人愿意付关税把它们带走。”而另外一名受访者则指出,废弃衣服往往含有无法被生物分解的化学成分,不能被视为垃圾送往市政府的垃圾掩埋场。因此,这些烫手山芋的处理方式之一,就是被丢到眼不见为净的沙漠,进而对环境造成不可修复的破坏——这也是快时尚产业近年来备受批评的原因之一。

    快时尚产业意指:在极短时间内推出时装周展出的服饰,让消费者可以在短时间内以平易近人的低廉价格买到最新(但可能低品质)的服饰。《Huff Post》指出,过去时尚产业季节主要集中在夏季和秋冬,但来到2014年,瞄准快速消费的快时尚产业已将之拆分成52个“微时尚季”,其背后促成的消费概念即是:让消费者不断追求最新的潮流服饰,尽可能购买更多服饰。

    伦敦艺术大学指出:“没有所谓的快时尚,只有越来越快的消费。”因此,当衣物在快速被取代、淘汰和丢弃的前提下,也就制造了大量的快时尚灾难垃圾。联合国在2019年的报告指出,全球的服装产量在2000年至2014年之间翻倍,随之带来的影响是其废水排放量(water waste)占全球20%,碳排放量占全球8%至10%。


    如果换算成具体例子,仅仅生产一条牛仔裤就会消耗 7500-1万 升的水量,相当于一个人10 年的饮用水量。《BBC Future》报导,LEVI’S估计其经典款501牛仔裤的生命周期——从制造到被丢弃——会产生约33.4公斤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图为业者正在处理二手衣服。

    如果换算成具体例子,仅仅生产一条牛仔裤就会消耗 7,500-10,000 升的水量,相当于一个人10 年的饮用水量。《BBC Future》报导,LEVI’S估计其经典款501牛仔裤的生命周期——从制造到被丢弃——会产生约33.4公斤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当中,其三分之一的排放量来自材料如纤维和织物生产、8%源自于牛仔裤的裁剪、缝纫和整理、16%来自包装、运输和零售,而剩余的40%则是消费者的使用习惯(如清洗牛仔裤)和送往垃圾填埋场等。

    然而,LEVI’S的例子还不包括对土地、生态环境、劳工环境等造成的影响。例如:服饰制造多由发展中国家负责,但底层劳工的权益和劳动条件往往被忽视。此外,服饰制造需要棉花,这过程会使用化学肥料和农药,对土地造成严重污染。而制造商往往也会使用合成材料或添加化工品来生产服饰,导致衣物最终难以被回收和分解,落得怎么处置都不对的下场——若填埋,其释出的污染物会进入空气和下水道;若等待其自然分解,可能需要200年的时间。

    近来,随着对快时尚产业的了解以及全球暖化的加剧,外界也开始鼓励“道德时尚”(ethical fashion):旨在对人类、动物和地球降低负面影响的时尚。这也是敦促生产商检视生产材料和劳动环境之外,呼吁消费者也需为此负上一定责任——不成为快时尚产业的主要推动力。因此,人们也开始关心如何让衣服变得“永续”,例如有相关网站提供延长衣服寿命的技巧,以降低衣服在全球的碳足迹。当然,再次循环使用的二手衣物也是缓解方式之一,但不应该建立在快速消费、快速淘汰的前提之下。

    例如《法新社》也以Rosario Hevia为例。指出类似观念的转变也渐渐发生。Rosario Hevia是智利一家童装回收店的创办人,其利用废弃纺织品和衣服来制造纱线,过程中不使用任何水和化学物品。该创办人表示,“我们多年来不断消费,从没真正关心纺织废料的问题。不过现在,人们会开始质疑自己了。”


    “你的二手衣服也在智利的沙漠吗?”位于智利北部、被认为是世界最干燥的阿他加马沙漠,被成堆成山衣物覆盖的系列照片,再度引起对快时尚产业(fast fashion)的反思讨论。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