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山:马六甲州选后记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刘永山:马六甲州选后记

     



    马六甲州选在上周六尘埃落定。甲州选民以手上一票给予国阵强大支持,让国阵以21个议席,即超过三分之二多数议席优势重新执政。

    成绩出炉后,安华成为许多希盟支持者和民主行动党领袖讨伐的对象,原因是安华在此次选举中收下一名青蛙议员以希盟公正党的旗帜上阵。此外,诚信党也收下一名青蛙议员。

    任何选举的成功与失败,是由许多不同的原因凑合而成。虽说投票率低是希盟败选原因之一,但是为何选民不为所动,不出来投票?

    希盟自2020年失去政权,迄今依旧遭许多选民鞭挞。因为希盟无法落实竞选承诺,令他们大失所望。他们之中也包括一部分年轻马来选民。安华从拒绝青蛙,到接受青蛙过档,过去甚至和巫统主席阿末扎希眉来眼去,确实让许多选民和支持者不满。

    重新出发

    安华领军失败,公正党更是因为这样而吃零蛋,他肯定要负起最大的责任。虽然如此,有论者甚至认为行动党应该把脱盟纳入考虑范围之内,惟这即不符合现实,更不符合道义。

    行动党和公正党以及诚信党既然在2008年选择结盟对抗国阵这条道路,也因为这个结盟让希盟和民联享有数州的执政权,未来就只有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绝不可跑回老路,以各走各路的方式和国阵抗衡。

    安华虽须在这方面承担一大部分责任,但是如此高调和公开向他施压,难道希盟成员党只能共富贵不能共患难?

    我不是所谓的华粉,也就是所谓的Anwarista,但是认为在落难时把所有责任推在安华一个人的身上并不公道。例如这次吸纳青蛙,除公正党还有诚信党。希盟采取的是集体决定的领导方式,因此任何决定造成的成败,应该有所有成员党承担。

    唾弃巫统和国阵的年轻马来中间选民此次把票投给了国盟,让国盟在许多败选的议席得票甚至比希盟还要多。这点值得希盟反省,到底未来是否须和其他在野党合作抗衡国阵和国盟?

    巫统和国阵并不完全重新获得选民的委托。至少从得票来看不是这样的情况。比较客观的说法是,上次大选的三角战,国阵原本希望怂恿伊斯兰党上阵来分裂希盟的选票,结果演变成伊斯兰党分裂国阵的选票,造成希盟在三角战中因分裂投票或split-voting获利。此次反而从分裂投票获利的是国阵。

    值得安慰的是,行动党在彭加兰峇株(6成半马来选民)及鲁容(6成马来选民)仅以分别以131票及200票微差惜败。行动党在彭加兰峇株州议席派遣26岁的丹尼斯出战,他展示了初生之犊不怕虎的精神。在五角战之下,丹尼斯遭前后左右夹攻,最后只以131张选票败给国阵候选人,证明我们没有理由失望和放弃。希望假以时日党能够给予他更多指导和培训,让他日后挑起大梁,成为大器。

    国阵似乎也开始因为短期的胜利冲昏脑袋。巫统副主席末哈山甚至说现在可以解散国会。这位老兄忘记他们的财政预算案还没有完全通过,首相伊斯迈和希盟的谅解备忘录还在生效。在许多承诺还没有落实的情况下解散国会,难不成国阵要成为现在的希盟吗?

    这些对希盟来说都是有利的因素,希望领导层能够审时度日,调整步伐,制造更多有利于希盟制胜的因素,重新出发重夺政权。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