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陈凯希◢陈中和(副教授/拉曼大学中华研究院副院长):华社一棵很大,很大的大树 ◤会员文◢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怀念陈凯希◢陈中和(副教授/拉曼大学中华研究院副院长):华社一棵很大,很大的大树 ◤会员文◢

    ★免费注册为会员 一起点阅看好文★

    马来西亚华社真正谈得上是大慈善家,风云人物的人,没有几位,陈凯希先生一定是其中一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从小就久仰陈生的大名,但真的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位慈祥老人。

    2014年我作为拉曼大学中文系主任,筹备一个马中建交40周年的国际研讨会,正愁经费的来源,有人提到可以找陈生,我写了一封信给他,他很快就答应赞助部份经费,令我感激非常。

    其实陈生近半世纪以来,所赞助的文教活动,根本不计其数,从教育到文学、从书法到历史,从舞蹈到辩论,从绘画到戏剧,从茶道到医道,受惠的活动和团体涉及不同的族群,族繁不及备载,不一而足,恐怕连他也记不清了。

    他的捐款或许不会很多,但往往恰如其分,让许多有经费困难的团体和活动,都因为他的雪中送炭,才得以稳住阵脚,进而发光发热,毕竟锦上添花诚可贵,雪中送炭价更高,所以说,他是很多华团,华校背后的一棵大树,很多人都亲切地称他为陈生。

    我曾短暂加入陈生领导的马中文化艺术协会担任理事,之后又加入一个叫郑和和谐协会的团体,和他开了好几次会,他在会上不愠不火,和气待人,对他人的发言,都有很高的包容度,他的话不多,但每每发言,总是切中要害,令人钦佩。

    知道他波澜壮阔,风风火火的生命史,我每次见到他,都找机会告诉他,一定要至少再找人写一本个人传记。

    陈中和(左)与陈凯希因文化活动而结缘。
    陈中和(左)与陈凯希因文化活动而结缘。

    2016年5月在华社研究中心的研讨会上(没错,这场研讨会主要又是他赞助的),我又找到机会和他聊了几句,我送他上车,一边走一边再说出书的事,或许他烦不胜烦,终于回答道,有,有,已经有人写了,会出的,会出的。我当下觉得好像完成了一件小任务。

    但这也是我最后一次和陈生聊天,之后再见,由于人多,都只简单打个招呼而已。

    2年后陈生果然出了一本《凯希八十无畏无悔》(2018),书中内容,令人感动。其实陈生精彩的故事,何止这些? 但至少,他总算留下一些重要文字记录给我们。虽然我觉得远远不够。但至少,还是有了。

    最后一次听到陈生的消息,是在2020年5月,我曾在一个在线讲座谈已故怡保大矿家刘伯群(1895-1971)的历史,他的秘书告诉我,他有上线听我的讲座。这个讲座全世界也不过就几十个人来听, 他竟然也来听,我当下很感动。陈生活到老,学到老的求知精神,以及提携和鼓励后辈的态度,令人不胜感佩。

    他为马来西亚华社留下了光辉岁月的声影,热血时代的印记,他慈善的种子,播在马来西亚这片美丽的土地,他留下的树苗,生生不息。

    谨此深切悼念马来西亚的大善人,华人社会曾经很大,很大的一棵大树,陈凯希先生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facebook whatsapp twitter weibo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