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木:你有一封来自十年前的信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子木:你有一封来自十年前的信

    我收到一封十年前的我为自己所写的信。在2012年4月3日寄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当你看见这封信时,你30而立了吗?

    20来岁那点点滴滴的往事,你是否还历历在目?那时候的你,并不知道自己的本性是好是坏。给你看相的那两个人皆异口同声地告诉你,你是一个善良的人、在乎朋友,却也同时告诫你,这辈子很可能因为心软而吃太多的亏。10多年过去了,愿你经历的那些好事坏事并没有将你变成一个现实的人。你若变得圆滑少了好多棱角,请记得你当初想如此是为了善待他人,感恩生活的一草一木,并活出美好。城府这字眼,一点也不适合你。

    Zelin Seah《Throwness》局部 2021 Oil and aerosol spray on linen 145x90CM(Richard Koh Fine Art提供)

    关于爱,请时时刻刻公平对待亲情、爱情和友情。你终于到了为事业冲刺的年龄,但这不是你能不在乎其他事情的借口。物质的供养并非你父母、婆婆、干妈所要的,你得尽可能的用爱去在乎他们。我由衷希望现在的你,已经找到这辈子的伴侣,请要好好爱她。要知道,20来岁的你,是多么盼望这段感情早点光临。别谈什么爱情保鲜期,打从决定在一起,爱就没有期限。朋友来来去去,在你身边的,就好好珍惜。如此而已。

    愿岁月静好。

    2019的农历新年,我们一大班返乡的老同学齐聚在老师家前,期待着那已埋藏十年的时光胶囊。奋力锄地,将锄头高举,接而重重地砸在泥土地上的力度,就如历经大刀阔斧的那些年。二十来岁时开始的灵修季,渴望一次次涅槃重生会迎来更讨喜的自己,然后又在一次次自我厌恶中砍掉重练。有时候也不确定初心是否仍在,如今的自己已经又成了什么模样?

    所以心里一直默默铭记时光胶囊这件事,随着临近约定打开的时间,好奇想寻回答案的心思就越加膨胀。或许那是一份遗书,当年一袭白色校衣长裤的少年,已经永远留在了回忆里;或许能印证那曾经广为流传的美文名句—“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出土后的那些信件,保受潮湿侵蚀化为一团纸墨。十八岁时寄往未来的信,终究无法送达自己的手里。

    那成了一道永远无法揭开的迷,仅能猜测那与幸福有关,也许是希望自己会幸福地活着。直到心血来潮翻着电邮里的记录,看见了这封《给未来自己的一封信》,至少弥补了一些遗憾。岁月不安好,依旧得好好活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