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继续借 跑腿又上门 可怜母硬起来 要阿窿当面对质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儿继续借 跑腿又上门 可怜母硬起来 要阿窿当面对质

    (安邦再也13日讯/独家报导/摄影)“儿子欠大耳窿,母亲被追债”事件;自该名母亲于2个月前召开记者会后,大耳窿跑腿沉寂了一时不干案,但2周前和昨日又再次上门派欠债传单和泼红漆,让她大感无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陈女士(50岁)对此向儿子欠下的数组大耳窿喊话,要他们出来面对面对质解决债务,而不是做这些恐吓及泼漆的“小动作”。

    她今午在雪州社青团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李文彬及副主任欧伟杰陪同下,在雪州安邦再也的住家召开记者会说,她已对儿子感到失望和不再相信他。

    (本报温琦婷摄)

    儿子欠大耳窿,母亲被追债
    李文彬(左起)及欧伟杰到陈女士(右)住家了解情况。

    相关新闻>>来讨债的孽子!儿欠数十组阿窿 母被追债至看心理医生

    她说,自儿子开始向大耳窿贷款后,至今年2月她已接获逾30组联络号码追债,同时也接获超过百张追债传单、恐吓信和被泼漆。

    她说,虽然住家前有安装闭路电视,但不幸的是,有关闭路电视因被雷劈中而坏掉,所以近日的事件没被拍下。

    “我曾尝试拨打传单上的电话号码,但一直没人接听。”

    儿子欠大耳窿,母亲被追债
    陈女士住家的自动门,被大耳窿跑腿泼红漆。

    “让我感到更失望的是,当我再次接到追债传单而到警局投报时,却被查案官要求销案,询及原因时,对方却只是含糊带过。”

    她说,自她报案后,警方也不曾派人前来巡逻,因此让她感到不安。

    另外,李文彬也在巡视陈女士住家后指出,希望这些大耳窿在看到此报导后,主动联系他(016-2855881)以面对面解决此事件。

    陈女士的儿子王俊杰是从去年6月开始向大耳窿贷款,虽然其离异父母,前后陆续为其偿还约20万债务,但他仍反覆向大耳窿借钱,甚至被威胁帮大耳窿到欠债者住处泼漆。

    儿子欠大耳窿,母亲被追债
    陈女士当时泊在车库的休旅车也因此遭殃。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