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彦运:期待政府医院出现“白色强人”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刘彦运:期待政府医院出现“白色强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之前有一部由香港演员马国明、郭晋安、唐诗咏等人主演的港剧《白色强人》,讲述香港一所医院医生的故事,当中也包括实习医生。看了这部有关医生的电视剧,深受剧中医生主角表现出来的医者仁心,救死扶伤,奋不顾身的精神所感染。剧中护士也表现出南丁格尔的爱心,处处为病人着想,甚至为了救治患者,冒着被医院开除风险,将救人摆在第一位,坚持完成任务。

    看了这部电视剧,心里对医生及护士非常的敬佩,甚至产生“幻觉”,觉得全世界的医生和护士都应该是这样的。然而,电视剧始终是电视剧,剧情虽然是以现实为基础,但与现实还是有很大的一段差距。

    被欺凌感到沮丧

    4月17日,槟城中央医院有一名华裔实习医生被发现在宿舍大楼坠下身亡,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更由此牵引出好几位前实习医生揭露槟城中央医院普遍存在霸凌文化。多位前实习医生揭发,曾经被上级的正式医生或资深顾问医生霸凌。霸凌的方式包括语言霸凌、性骚扰、长时间超时工作等。

    其中两名女实习医生在社交媒体指出,曾经在雪州沙登政府医院遭某位男性外科医生当众性骚扰,甚至当众羞辱。其中一名女实习医生指出,该名男医生问她为什么毕业后就结婚,是不是“太饥渴”?甚至向她出示色情照片。另一名女实习医生指遭该男医生当众羞辱,指“对她没胃口”!

    我们很难把这种性骚扰、羞辱、出示色情照片、大喊大叫、无理辱骂的劣行同医院的正式医生或主管级医生联系起来,偏偏这些“标签”却实实在在的贴在我国政府医院一小撮正式医生的身上。

    日前合约医生罢工组织(Hartal Doktor Kontrak)发言人莫哈末亚欣指出,根据该组织向150名实习医生收集的调查报告得出结论,60%实习医生曾经因被欺凌感到沮丧。许多年轻的实习医生承认曾经被正式医生或行政部门“刻薄”对待,包括在病人面前被无理辱骂。他不排除这种情况会导致一些实习医生有失控的行为,包括自寻短见。

    遏制“霸凌歪风”

    这就是我国政府医院的情况。当然,我们也不能一竹竿打翻整船人,这类近乎“变态”的医生毕竟还是少数,好医生还是占多数。问题是,虽然是少数,但这类害群之马却足以玷污医院及医生的崇高形象。卫生部长凯里应该严正看待实习医生遭霸凌的事件,并彻查是否全国政府医院真的存在“霸凌文化”?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卫生部应该将实施霸凌的医生革职查办。

    如果一个医生对自己的下属或同僚没有仁心,连基本做人的道德也不达标,也很难期望他对病人会有真心!即使他们医术再高,也不应对这类医生“姑息养奸”!

    另一方面,卫生部应该设立一个中立的投诉机制或渠道,一旦实习医生遭受霸凌,可直接向卫生部投诉,遏制这股政府医院的“霸凌歪风”!

    笔者不期望政府医院的医生能够达到《白色强人》剧中医生的精神高度,但至少在医院这个神圣的机构不应该出现“霸凌文化”,不论是对实习医生、护士还是病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