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善勇:怪党徽,怪安华,怪散沙◤会员文◢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杨善勇:怪党徽,怪安华,怪散沙◤会员文◢

    甲砂两州,公正党同样输到最后一粒露,只剩完蛋,问题毕竟何在?总结而言,正是三个怪字:第一怪,怪党徽。听从早前党报告剖析,此次柔佛州选希盟的logo因此不用。尽管这样,选民的心,还是一如既往地touch-and-go。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既然如此,可见过了爱做梦的年纪,要他投你一票没那么简单;不能单靠那块三党共有的招牌,而是另有一匹长的X因素。市场开口接踵纷纷定调:第二怪,怪安华。唯公正党务边国会议员李文材医生认为,未来首相不是州选的票房毒药。

    何解?李医生解释,希盟执政安华没有官职,不曾参与国策。千错万错,倘若有错,老马的错,“不是安华的问题”。此言纵不偏颇,蓝眼要如何辩解,当时的副揆不正是相濡以沫的安华夫人?

    错误总是别人的

    行动党大哥大林冠英所言,则委婉地坦承铩羽而归不能完全推搪于疫情肆虐后,提出第三怪,剑指在野党的一盘散沙,必须为兵败而负起责任。不过,置喙造句,言下之意,可见眼前这一切,和当初入主布城施政的一塌糊涂,可没关系。

    错误嘛,总是别人的。当选民瞋目切齿表达“人生自古谁无蛋,留取蛋清照中心”,火箭傲慢,视若无睹,不但不曾及时检讨民心何以不断流失,反倒继续定时更新莱纳斯稀土厂的营运执照。多年之后,杨美盈试图以泪催票,感动粉丝,有意思吗?

    希盟仍在原地踏步

    希盟领导难道不知,一旦失去民众信任,也就典当所有?拉菲兹想要力争中间选民,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2018年得以改朝换代,其实必须追溯至1998年的烈火莫熄;历经廿年酝酿,才能落实。那么,随后想要改革商权分利的本体,为何没有头绪?

    对此,希盟上下,仍在原地踏步,沉溺重回布城的迷惘。两种互补的陈年老调,因此反覆浮现:安华所有,只有号码;林冠英重提,还是“大帐篷”。不管号码,或是帐篷,为的都是同一的目的:夺下政权。然后呢?

    然后,结构的沉痾宿疾,一如既往。纳吉令弟纳西尔回忆录《名不虚传》(吉隆坡:纳西尔;2021)追述:曾有公司的上市申请书一夜之间从他桌前不翼而飞,重现后30%股权另有指定人选。(页98)可见想要改变国家,问题不仅仅在此三怪。

     

    更多精彩评论,请点击”评论──人人咖啡店”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facebook whatsapp twitter weibo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