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亚才:马来语文的国际化 ◤会员文◢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陈亚才:马来语文的国际化 ◤会员文◢

    首相依斯迈在前些时候发出一项指示,凡是在国际正式场合,要求马来西亚代表以马来文发言,作为我国外交政策的一环。大家关注此项指示的实践情况,是否出现明显的正面和负面作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最先示范的是环境部长端依布拉欣,他在联合国以马来语发言。大家关心他讲了什么?有何独特见解贡献国际社会?现场是否有同步翻译?这项提问有两层意思:(1)语文是媒介,内容是关键;缺乏真知灼见,恐怕只是完成排队轮流上台发言的仪式,没有引起后续的效应。(2)是否有同步翻译?或者是否有提供一种或多种国际语文的书面资料?发言不外乎沟通、表明立场、提供建言。若满足于采用马来语发言,却没有附带方便他人的资料,那么,上台发言真的是自己说自己爽而已。

    以何种论述强化

    现代科技发达,各种语文人才辈出,若是发言者可以自由采用任何语文,同时会场提供各种语文(或者联合国主要语文)的同步翻译,基本上也克服了不同语文发言的沟通障碍。虽然如此,国际社交场合还是需要共同的沟通语文,否则就需要带着翻译在身旁,走动起来就不那么轻松自在了。

    个别语文的国际化,除了学术殿堂作为研究用途,国力的后盾不可或缺。英文在国际上长期占据主导地位,跟过去与现在西方的势力有着密切的关系。同样的,当中国崛起,全球出现“学中文热”;这是一种文化现象,也是一种政治经济现象。我国马来西亚准备以何种论述来强化马来语文的国际影响力?

    马来语文属于南岛语系其中一种历史悠久的语文。马来语文学家 Asmah Haji Omar在其著作《马来文的发展与研究》(Kajian dan Perkembangan Bahasa Melayu, 2010)中提出,马来文的发展及其影响力,可以通过四大方面来检视:

    (1)分布的地理范围有多广?

    (2)运用的人口有多少?

    (3)语文的运用与功能;

    (4)能否作为知识语文?

    大家还习惯吗?

    就以上四点,这位学者指出,马来文使用的分布范围有萎缩现象,比如泰国南部的马来社群日常使用的语文,逐渐从马来语文转为泰文。马来群岛以外的其他国家地区,情况也大致相同。相对的,马来文作为第二语文的使用者却有增长的趋势,尤其是当马来文作为我国小学至大学的教学媒介语、商业用语、法庭用语,政府部门的行政用语,其使用范围扩大很多。

    首相依斯迈显然是认真和积极的,他召集马来语文专家商讨此事,我国近期也将举办马来语文国际研讨会,旨在集思广益,收集推广马来语文的国际运用之道。

    首相不仅发出指示,还身体力行,最近先后在东协以及美国的官方场合,以马来语发言。他之前曾建议将马来文作为东协的官方语言之一,不过,此项献议很快就被印尼拨了一头冷水,暂时没有很强的回应能力。

    Bahasa jiwa bangsa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俗语。中国和日本代表在国际上通常采用本身的语文发言,然后由他人翻译,以凸显国家的尊严和地位。马来西亚代表也在国际上使用马来语文发言,大家还习惯吗?

     

    更多精彩评论,请点击”评论──人人咖啡店”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facebook whatsapp twitter weibo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