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伟才:书店寻乐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吴伟才:书店寻乐

    年少时零用钱不多,就算有我这只戏精也存着来看电影,所以都是到书店里去翻书。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小坡大马路那排书店,各家售书的个性品味都老早摸得透透。友联是最书卷气的。我感激友联,因为从这里我认识了《皇冠》,认识了《文星丛刊》,更认识了《蕉风》和《学生周报》,而这一切很早就奠定了我的文艺审美。平日我老爱逃课,临近考试才跑去友联买中华活页文选,在那时候,也不便宜,一篇课文的活页文选就四角钱,其中包括作者生平、原文、白话翻译、词语解释、还有一则评论。我一直都靠这个来抱佛脚,买一大叠回家就用笔一边看一边划线,第二天就去考试了。老师当然很讨厌我,不仅不上课就连课本都弄不见的人,次次就这样给他过关,而且分数还不错的。

    黑猫书店我是有感情的。因为那时还不懂得去海峡美术公司买颜料,画画要用的一切就去找黑猫。而且黑猫的书也够多元化,不会板起脸孔,我买了颜料和画纸就趁机慢慢消磨,那老板知道我是个爱磨蹭的,但也不理会,有次就看到困了跌在地上。


    那时的书店,上海和商务都有鲜明色彩。上海的还柔和一点,因为还有《良友》杂志,偶尔竟然也会出现《今日世界》。但商务就严肃得多,而且不是在小坡,我其实少去,总觉得格格不入。

    最热闹,那当然是大众了。热闹是因为人家会做生意,满脸笑容不管什么都先说一声“可以没问题”的老板是常常在柜台上的。他们家也是整排书店里最先装起冷气的。而且很早就有二楼。萧芳芳很红那时还卖过好几幅她的肖像油画。大众真是什么都有,书籍、杂志、文具,而且也是最早卖英文书的,天气太热时,我就不在家附近的真真凉茶旁边书摊看书了,一定跑去大众享受冷气。

    奥迪安戏院旁边的学生书局,目标对象就是学生,那种模拟考题的活页在当时也只有他们先卖起来,而且学生还搞复印服务,这个赚钱啊!对我这种课堂野马最适合了,跟好学生姚忠在借了笔记就来这里复印。当然,这样的市场定位对一些“大”书店来说恐怕是不以为然的,但生意好啊,何况在门口侧边就是一摊价廉物美的海南鸡饭,我相信很多人做学生时都帮衬过的。学生们的精神粮食和胃口需要全集中一处,所以学生书店总是人丁兴旺的。

    青年书局我最不熟悉。不知道为什么,或许就因为墙上有几幅那种工农兵的海报吧?个个莫名其妙地傻笑,脸庞又红得像充血,觉得十分诡异,我可从来都不是那种“啊海燕你飞吧”派的,还是大众好,后来大众甚至有卖点流行歌曲的录音带,耳边还能听到现实世界的声音。

    当然了,要看《武侠春秋》、《武林》、四角钱的《环球言情小说》,甚至“那种”小说,我还是得乖乖回到真真凉茶旁边阿果哥的书摊上去找。阿果哥梳着“东山一把青”的发型,穿背心短裤,有只金牙,后来竟然也卖起了《七十年代》和《大特写》,有次我回到小坡看到了,跟他说,“果哥啊,你也迈进新时代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facebook whatsapp twitter weibo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