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澜:玩种植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蔡澜:玩种植

    当今的香菜一点也不香,而且有种怪味,这都是为了大量生产改变基因的结果。一直寻求以往的味道,但失望了又失望。回到香港也不断寻求芫荽的种子,发现多数是新品种,还有一些是意大利芫荽呢!本来在日本旅行时乡下的杂货店,可种花草蔬菜的种子都有出售,唯缺的是香菜,日本人是不吃芫荽的。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一位很好的朋友有个很稀奇的姓,姓把,叫文翰,他是一个到各深山找寻美食原料,再在网上销售的人,卖的东西像花椒,也是严选出来的,只要咬一小颗,满口香味,而且即刻麻痹,厉害得很。我对他极有信心,就向他请求,如果看到中国的原种芫荽的种子,就寄一些给我,经过甚久,日前他到底找到寄来,反正疫情下无事可做,就开始玩种植了。

    在网上看到一则广告,卖室内种植的摆件,叫Smart Garden,即刻买下。寄来的是一个塑胶的长方形箱子,附属三个小杯子,杯中已下了罗勒种子,只要加了水,插上电,架上的灯就会自动亮十六个小时,其他八小时自动熄掉,制造大自然假象,让种子生长。盒的下方装了水,让所种植物吸收,水一干有个指示器会叫你加。

    对我这种住在水泥森林公寓中的人,这种室内种植的器具很好用,除了种罗勒之外,我就用把文翰寄来的芫荽种子埋下,之后如何,等下回分解。现在想起,有花园住宅的人实在幸福,可惜命中注定我没有享受这种清福的命。

    红毛丹种不好

    家父就不同,他在中年时买下一座洋房,花园的面积至少有两万平方尺,足够他种所有的花草。记得刚搬进这个新家,父亲第一件事就是把那株巨大的榴梿树砍下,可惜吗?一点也不可惜,因为这株榴梿生长的果实都是硬的,马来人叫做“啰咕”,长不熟的意思,有时骂人也可以用上。

    树一倒,有很多颗小榴梿,别浪费,我们小孩子当它是手榴弹来扔,把附近来偷其他水果的马来小孩赶跑。由铁门到住宅还有一小段路,上一手屋主种了一棵红毛丹树,的确茂盛,所产的红毛丹集成群,整棵树被染成红色。可惜的又是这棵树的红毛丹种不好,非常之酸,又麇集了一群又一群的蚂蚁,会咬人的。

    家父又将它砍了。环保人士也许会认为不妥,但南洋地方,树木生长得快,种下新的,不久又是一大棵。代之的,家父种了别的植物,他特别会玩,接枝后有一棵成为大树的,生长着大树菠萝,生长的水果两人合抱那么大,里面的果实有数百粒之多。同一棵树也长着红毛榴梿,这是另一种菠萝蜜,果子没那么大,但又软又香,也是我们小时最爱吃的。

    辣椒会惹鬼

    如果我这次种芫荽的试验成功,便会跟着种别的,一直想种的还有辣椒,其实也很容易。但来了香港,广东人说辣椒会惹鬼,虽然我不迷信,但也打消了念头。跟着种番茄吧,拿了意大利的种子,种出各种形状和颜色的来,有的又绿又黄又红,分隔成图案,实在很美。要不然种青瓜吧,也要找到原始的种子才行,当今在市场上买到的都已变了种,连长着疙瘩的那种也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我家有个天台,当今只要努力,种什么都行,只是少了家父来陪伴,要是能回到过往,和他一齐研究怎么接枝,那是多么的愉快!近来常做梦,梦到和父亲一起种出一个枕头般的大冬瓜来,挖掉核,里面放瑶柱、烧鹅肉、鲜虾和冬菰来炖,最后撒上夜香花。外层由他写字,我用篆刻刀来刻,一首首的唐诗,美到极点。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facebook whatsapp twitter weibo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