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山:一纸公民权竟是那么遥远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刘永山:一纸公民权竟是那么遥远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非政府组织“家庭前线”(Family Frontiers)日前在社交媒体平台发布一则视频,显示一名从中国回马来西亚的大马籍母亲,前往布城国民登记局呼吁当局加快速度处理其女儿的公民权申请事宜。

    这位名为Alison,看来像是一名华裔的母亲说,她于2016年在中国一所大学任教。同年因未能及时回国生产,通过剖腹生下一女。她的女儿是一个早产儿,同年她向马来西亚驻大陆于广西南宁的领事馆提出女儿的公民身分申请。

    她说这么一等就是6年光景,到了今天她的女儿还是无法获得马来西亚公民权身分。

    在中文媒体读者的眼中,大家或许会以为大部分公民权申请面对问题的都是华裔家庭,如领养无国籍儿童、长者红登记问题、或大马父亲与外国女子未婚生子等。

    政府还担心什么?

    如果我们再浏览有关组织的社交媒体平台,不难发现有许多个案涉及马来穆斯林家庭。甚至在Alison的视频以后,还有两则马来家庭的个案。

    最近我在选区发现有数个马来穆斯林家庭也面对这些问题。我曾经前往布城登记局查访,发现许多出席公民权面试的都是马来穆斯林。因此我猜想,面对这类问题的马来穆斯林家庭或许比我们想像中的还多。华社不能误解只有华人受到刁难,国盟国阵主

    导的联邦政府更不应天真地以为只有华人才面对公民权问题。

    内政部长韩查再努丁表示在他任内已经批准两万多份公民权申请,单单在今年首四个月就已经批准了三千多份。部长在去年十月以书面回复国会议员蓝卡巴星表示,从2018年在2021年10月11日,国民登记局收到2352大马籍母亲提出的孩子公民权申请,其中只有21人成功。

    韩查没有回答的问题是,除了大马籍母亲为孩子提出的公民权申请,内政部和国民登记局手上还有多少宗案件正在处理和进行中?在这些案件之中,等待超过十年或二十年的有多少宗?被拒绝的又有多少宗?遭拒绝后重新提出申请的又有多少宗?

    这些问题,我们无从知道答案,只因当局长期黑箱作业,民众无从知道各种程序和被拒理由。

    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曾经质问,内政部长在去年高调通过媒体颁发公民权给34名人士,原来有者申请长达二十年不果,在受到关注后,短短三个月就获批,请问当局的标准是什么?

    联邦法院在去年11月19号曾经判决,凡是在马来西亚被生父母弃养的人士应该自动获得公民权,除非当局能够证明双亲非公民,那么孩子的公民权问题才是存在疑点。

    为何当局不能依据法庭的判决制定,只要双亲其中一人是公民,就可以获得公民权?其次通过合法途径领养孩子,只要双亲是大马公民,孩子可以获得公民权。

    如果需要修宪和征求马来统治者的许可,请部长您尽快去做啊!

    部长说审核时间繁杂,可是他的前任者慕尤丁(当时还是希盟部长)不是在2019年说过将会把审核程序缩短至一年吗?

    我给部长建议,在修宪程序尚未完成之前,在行政方面先让登记局完成所有的调查程序。倘若登记局推荐获得公民权,内政部作为最后把关者无需再重复登记局的审查工作。更重要是,如果当局后来发现有问题或文件造假,可以重新调查,甚至收回公民权。请问政府还担心什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facebook whatsapp twitter weibo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