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工吗?狮城餐馆急聘洗碗工 RM 10,000++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找工吗?狮城餐馆急聘洗碗工 RM 10,000++

    (新加坡25日讯)新加坡饮食业生意回流但洗碗工尤其短缺,业者掀起抢人战各出招,有者支付高达4000元(约1万2800令吉)通过清洁公司聘请,也有者不惜提供高达3000元(约9600令吉)花红与奖金希望解决人手问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新明日报》报导,位于乌节路的日本料理店Ishinomaki Grill & Sake合伙人陈维新(50岁)告诉记者,餐馆一直面临洗碗工难请的挑战,没有新加坡人愿意做,唯有仰赖外籍劳工,但疫情又导致很多原本在新国工作的大马员工回国,而外劳配额政策再度紧缩,加剧了聘请外籍洗碗工的限制。

    “餐馆很多工作包括厨房助理和服务员难请到新加坡人,好不容易以高薪请到新加坡人填补这些空缺后,才有配额聘请外籍洗碗工,但很久都请不到人,后来出价3500元(约1万1200令吉),才在约一个月后从大马找到人。”

    同乐集团总裁兼总执行长周家萌受访时说,为解决这个问题,旗下餐馆早在10年前就把卫生清洁工作外包,清洁公司每派遣一名洗碗工收费介于3800元(约1万2160令吉)至4000元之间,每日工作约8小时。依餐馆的大小,有些餐馆仅需要一名洗碗工,有些面积较大的则被指定需要至少两名工人。

    周家萌指出, 当地大幅度松绑后餐饮生意回流,目前仍需要招聘。

    洗碗工 , dishwasher
    超群餐饮洗洁公司业务发展经理透露,近来有越来越多饮食业者寻求洗碗服务。(受访者提供)

    “保洁类员工的流动一般很大,而付钱给清洁公司,我就不用担心洗碗工今天来明天忽然不来了。”

    在市区经营3家西餐厅和酒吧的姚丽(44岁)告诉记者,旗下餐馆通过清洁公司请洗碗工,但近来收费暴涨27%,决定试着自己招聘。

    为了能请到洗碗工,餐馆不仅开出高达2600元(约8320令吉)的底薪,还提供2000元(约6400令吉)的入职花红。

    “另外我们为了留住人才和请到新员工,除了调高底薪外也为餐馆的所有员工每个月提供高达1000元(约3200令吉)的工作表现奖金,但即便如此我们仍然面临人手短缺的苦恼。”

    另一方面,有业者以每日额外50元(约160令吉)奖励金欲请现有员工帮忙洗碗,但无人问津,只好自己动手。

    陈维新说,早前餐馆苦于请不到洗碗工时,曾一度寻求其他现有员工帮忙,但即便以每日额外50元奖金作为回报,却依然无人愿意,身为老板的她唯有自己到洗碗台动手洗碗。“很多员工或许认为洗碗的工作低微,即便有钱赚也不愿意做。”

    陈维新也指出,尽管餐馆在也曾考虑通过清洁公司代劳,但如今被对方开出的价码已从疫情前的每名员工4100元(约1万3120令吉)飙升至4900元(约1万5680令吉),她苦笑道:“这相等于聘请一名餐馆经理的薪水了。还不止,清洁公司认为我的餐馆面积大,必须要请3名洗碗工,等于我每个月在这方面得花将近1万5000元(约4万8000令吉)。”

    此外,也有餐饮业者请承包商收取肮脏碗盘,待清洗完毕后再送还。

    潮州酒楼发记老板李长豪说,餐馆7年前就采纳女儿的建议,将洗碗工作外包,每个月付洗碗公司超过3000元,费用包括清洗碗盘与餐具,也提供收取碗盘和归还干净碗盘的服务。

    然而也有业者指出这项外包服务不是所有餐馆都适合。平和日本料理店老板吴其谙说,自己餐馆所用的所有碗盘都是精致的陶瓷,因此难以备多余的几套以作清洗时的替换。

    “另外如果要等清洁公司来收取肮脏碗盘,我也要先腾出固定的空间来存放这些碗盘,由于餐馆的空间有限,所以这项服务不太适合我们。”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facebook whatsapp twitter weibo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