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中虎:控制物价不能临渴掘井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林中虎:控制物价不能临渴掘井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受到疫情的冲击和俄乌战争等因素的影响,我国经济严重受创,即使社会在解封后进入了地方性流行病阶段,景气还是不好,马币更是接连贬值,欲振乏力。这一轮经济不景气是全球性课题,全世界都难逃一劫,各国经济同样跌到软趴趴,能不能否极泰来,固然胥视大环境的影响,但政府的能力也很重要,有能力的国家可以更快爬出泥沼,在这方面,大马政府给人信心仍不足。

    当今人民面对的最大问题就是物价飞涨,生活困难。百物连锁性起价,穿的用的也许可以省,但吃是最基本的生活要求,再怎么节省也需要花钱。T20可以继续喝香吃辣,B40却已处在水深火热,处于中间的M40处境也好不到哪里去,很多人都把小康活成了穷酸,盘算着要如何面对着接下可能更苦的日子。

    补贴要给得快给得足

    政府虽口口声声以解决物价问题为当天大任,反应总是慢半拍。以鸡价为例,肉鸡价格腾涨之后才来制定顶价,并拍胸口保证鸡价已稳定,只是鸡价稳定后供应却又出现不足,因为很多鸡农减产止亏,结果制造出了新的问题。面对这种情况,政府的反应是指责鸡农唯利是图,扬言对付,却无视养鸡成本,包括饲料价格高涨的问题。指责鸡农是很容易的事,但怎样也得解决鸡农的问题,最起码所答应付给鸡农的养鸡补贴也要给得快、给得足。

    最新的内阁议决是,废除小麦、肉鸡或其他必需食品的入口准证、禁止国内肉鸡出口,如此一来当可解决迫切的粮食问题,只是这种干预性的作法是临渴掘井解决短期的问题,政府是变相拿国库的收入用来救急,长期下去经济必定捉襟见肘。与此同时,政府有必要认真寻策解决长期的粮食供应问题,诸如探讨种植玉米和以棕榈粕当鸡只饲料,虽是后知后觉但若认真实行,迟来的努力也会有作用。问题在于政府的作风是临渴掘井,振兴农业实现粮食自供是伯拉政府时代就提出的概念,到了今时这个远见的落实还是遥不可及。物价飞涨虽是大势所趋,有能力的领导人还是能化危为安,就看它的能力和执行力。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facebook whatsapp twitter weibo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