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枝:新帝国主义威胁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游枝:新帝国主义威胁

    普汀掌控的俄国,不仅明目张胆侵略乌克兰,对世界造成最大的伤害,是普汀这一步横行,令本来已远离古代帝国主义恐怖统治的世界,再次倒退灾难混乱的新帝国主义时代。上世纪中期,美欧反共自由阵营对俄国旧共产独裁的冷战,持续半个世纪,才在20世纪最后期,因俄国共产势力的自灭,冷战终止。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乌克兰受俄军侵犯,引发欧洲、美国及世界坚持民主自由及国家完整的五分之四的国家,毫不犹疑的支援受侵略的乌克兰,还是有人以为这次的大欺小、强欺弱的战事,是局部的新一轮世界冷战。

    这场全球受害受惊的战事,绝不是“冷战”,可能是另一次世界大战的起火点,至少是长期的持续对抗的热战。

    俄国敢再借用1939年当时纳粹当政德国相同手段进行对近邻国侵略,普汀先说乌克兰将对俄国造成威胁,所以有理由先下手攻打乌克兰,这跟纳粹德国在1939年打乌克兰邻近小国波兰一样的侵略藉口。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在东欧今日的黑山共和国首都沙拉热窝打起的;1939年,二次世界大战是在东欧的波兰打开。如今,东欧小国乌克兰这场战事必然长期打下去。过去两次大战,都在东欧打起来。东欧一直是兵家野心家最易点燃战火的灾祸之地。大家别忘了,古人早就说了一句真言:历史,会重演。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facebook whatsapp twitter weibo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