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史光宏:多文本,跨领域:面向未来的阅读素养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郭史光宏:多文本,跨领域:面向未来的阅读素养

    此时此刻,面对的诸多问题一直看不到尽头,真相在众说纷纭中化为碎片,道理成为攻击的武器,事实或谎言难以区分,赞成与反对都以真理为名。面对如此纷乱的时代,每个人不只需要阅读,更需要解读的能力,成为生活的解读者、工作的解读者、生命的解读者,最后做为自己的解读者,在命运的脚本中,思考、选择、蜕变!——台湾品学堂执行长黄国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最近给学生开了一门“战争与和平”的深度阅读课。课程中,我们围绕主题进出各种不同类型的文本,包括:绘本、小说、电影、日记、回忆录、历史记录……同样书写二战,绘本《铁丝网上的小花》以图像语言表达,电影《美丽人生》用影像方式代入,回忆录《木箱上的小男孩》让纪实回忆重现历史现场,维基百科的历史条目则以客观数据勾勒事件轮廓。

    不同类型的文本各有特色,或主观或客观、或文字或影像、或纪实或虚构、或回忆或即时……唯有觉察每种文本之特质,认清其中价值与局限,才能更自觉而独立地透过阅读把握议题本质,建构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观课的朋友赞叹之际也不禁疑惑:有必要将阅读搞得如此复杂?单纯阅读文章或书本不够吗?坦白说,过去也许可以,如今已然不足。

    且让我们回溯20世纪90年代。当时,互联网尚未普及,智能手机还没面市,我们的资讯主要来自报章、书本、电视和电台。不管哪类媒体,基本上都由几家大公司主导,往正面说是专业严谨,往负面说是封闭专制。那个时候,由于主要信息都以文字传递,阅读自然被定义为“从文字中提取意义的过程”,上学也被民众称作“读书”或“读册”。只要掌握文字阅读,就能出入报章与书籍之间,成为不出门依然能知天下事的秀才。

    然而,今时不同往日。从前,我们是在生活里抽空上网;现在,我们是在上网中抽空生活。网络,成了主要的资讯来源。在网络世界,信息以各种不同形式出现、传播与变形,且一切都在瞬息之间。从正面看,这确是前所未有的百花齐放与自由自在;从负面看,这也是史无前例的乱七八糟与真假难辨。相对于早前的文字霸权,图像与影视如今几乎取而代之,成了网络的主流语言。而就文字来说,也衍伸出诸如:面子书、推特、微博等多种不同文体与表现形式。我们的环境不再单纯,从前的阅读观也已应付不了当下与未来所需。

    这样的趋势同时捎来了好消息和坏消息。好消息是:各种优质资源垂手可得,只要愿意,不同学习形态的人都能借助不同类型的媒介深入探索,通过学习开拓人生广度,透过思考追求生命深度;坏消息是:唯有具备独立思考的意识与穿梭其间的能力,才能在网络世界如鱼得水,否则只会在信息洪流中迷失沉沦,甚至成为别有用心者的棋子。借狄更斯《双城记》的经典名句:“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有鉴于此,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PISA)于2018年的阅读素养测试,就首次从文本单位来规定试题分布比例,单文本占65%,多文本占35%。该计划强调从不同类型文本、连续文本和非连续文本等,共同建构出某个主题的知识,同时也强调来自不同文本的资讯和观点之参照,建构对主题的多元视野或观点。春江水暖鸭先知,这样的调整明显反映了当下的网络阅读环境,值得关注。

    新时代,新环境;新媒体,新阅读。元宇宙也许尚未到来,网络原住民却已接管世界。我们的孩子,需要更丰厚的阅读素养、更自觉的独立思考、更深刻的批判精神。我们的教育,需要赶紧跟上。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