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陪癌末女同事最后一哩路 获赠340万房产加现金【内附音频】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高官陪癌末女同事最后一哩路 获赠340万房产加现金【内附音频】

    facebook whatsapp twitter weibo

    (台北5日综合电)不幸癌末你会怎么做?台湾交通部所属单位简任11职等男主管,选择陪伴曾共事的女走完生命最后一哩路,女前1年大方赠与新北市板桥区实价2280万台币(约340万令吉)房屋,前2个月还赠与200万台币(约30万令吉)现金,入住安宁病房至过世期间再净汇673万余台币(约100万令吉)给他,总共。死者家属拿出2人贴头搂肩合照质疑关系不单纯;男主管则喊冤“不是男女朋友,是同修道友!”且房屋还有1600万台币(约239万令吉)贷款未缴,673万余台币扣除必要开销后全数捐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家属拿出2人贴头搂肩合照,认为2人关系非普通朋友。
    家属拿出2人贴头搂肩合照,认为2人关系非普通朋友。

    C姓女为简任10职等公职人员,2020年6月经林口长庚诊断罹患乳癌第四期后,申请提前退休,去年4月18日赴台北慈济挂急诊随后转入安宁病房,不幸于同年6月14日台北慈济,单身的她年仅52岁,当时陪伴在侧的就是交通部简任11职等陈姓主管(62岁,单身)。

    台北慈济医院表示,C女生前意识清楚时,明确表示与家人数十年未联络,住院期间由同居人陈男陪同,C女与陈男签有医疗委任代理同意书,并告知其后事均交由陈男处理,后续陈男持C女正本身份证明文件至医院办理后事。C女相关意愿说明,医院均有相关纪录文件。

    陈男与C女穿着袈裟合影留念。
    陈男与C女穿着袈裟合影留念。

    台北慈济医院在C女生前得知有意与陈男共组家庭,考量其遗愿未了,在征求陈男同意下,医护团队协助办理生前祝福活动,为其圆梦,就在活动结束后2天,C女安详往生。台北慈济医院去年9月更以“医护当红娘,跨越生死的承诺”为题撰文,发表在台北慈济医院面子书专页上,两人的感人故事获百人按赞及分享。

    同时间,C女的生母、妹妹浑然不知死讯,直到C女死后4个月,财政部关务署基隆关寄给C女妹妹一封信,意外接露C女生父、C女死讯,抽丝剥茧发现真相后,C女的生母及妹妹决定向陈男提告侵占财产、伪造文书、盗窃遗体等,并于今年3月完成报案。

    C母(81岁)表示,前夫任职财政部关务署基隆关多年,2人婚后生下2女1子,却在1985年因感情不睦离异,刚考上东海大学的C女与年仅7岁小女儿跟着自己,长子则跟着前夫,双方从此未曾联系,C女毕业考取高考,先后任职交通部、劳动部。

    C母指出,去年10月底基隆关突然寄了一封信给长子及小女儿,信中提及前夫一笔50万台币(约)的遗属金无人领取,C母惊觉前夫早在2013年过世,就连C女去年6月也台北慈济,赶紧请小女儿向基隆关求证并调阅“全国财产税总归户财产查询清单”,才发现前夫过世后,近6000万台币(约896万令吉)遗产全过户到第一顺位继承人、C女名下,死讯却无人知晓。

    C母说,前夫的身后事由C女独自办理,其他家人全被蒙在鼓里,若不是遗属金无人申领,恐怕前夫及C女的死讯就此埋葬在九泉之下。经调阅C女的“全国财产税总归户财产查询清单”,发现银行帐户仅剩363台币(约54令吉),支票存款100万台币(约15万令吉),不动产及股票均为0。

    C母表示,C女生前为简任10职等公职人员,原本名下有继承父亲留下的房产与存款,加上2016年实价登录2280万台币(约340万令吉)购买的板桥房屋、中华电信股票、退休金、存款等,总资产粗估约9900万台币(约1478万令吉),却在人生最后1年几乎归零,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C母指出,C女曾有过一段婚姻,2003年离异后独居,2011年至2018年任职交通部所属单位期间,结识同单位陈男,C女前年6月被诊断出罹患乳癌第四期,同年11月便将板桥房屋赠与陈男,但未缴清房贷的债务人仍为C女,金额约1500万台币(约224万令吉)。笃信佛教的大女儿陆续将名下300张中华电信股票、房产、存款、退休金赠与多间寺庙、宗教团体、法师等,当然也包括陈男本人。

    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马上浏览独家配套

    C母不满表示,C女住进台北慈济安宁病房后某日,持有的玉山信用卡竟出现兄弟大饭店蝶花厅6773台币(约1011令吉)消费纪录,不禁怀疑陪伴在侧的陈男涉嫌伪造文书;另据C女相关帐户明细,陈男去年受赠来自C女的200万台币,入住安宁病房期间,另有多笔合计673万3197台币净汇入陈男帐户。

    C母也认为,台北慈济将C女遗体交付同居人而非生母、胞妹涉疏失,“慈济应该知会、通知亲人才行,不可以这样马马虎虎,来一个同居人就将遗体接走!应该是直系亲属才有这个权利领走遗体。”如今大女儿与前夫遗体下落不明,在遗产税尚未核定下来前,C母已被桃园税捐稽征处追讨大女儿2020年漏缴的所得税2万6000余台币(约3881令吉)。

    《苹果新闻网》近日亲赴陈男任职单位查阅其2020年、2021年财产申报资料,发现获赠的板桥房屋列于去年财产申报,且去年存款仅邮局帐户较前年明显增加,但债务部分,去年个人金融贷款较前年大幅减少200余万台币,陈男前年还添购要价165万台币(约25万令吉)的马赛地车,其他并无异样。

    记者求证陈男相关问题,对于跟C女关系,陈男一开始连吃螺丝,“我们是认、认、认、认、认、认识,不是男女朋友,是同修道友!”被问到是否同居,陈男驳斥“没有到这种东西!”至于台北慈济替2人举办的生前祝福活动与相关文章,陈男解释,“她(C女)希望有这个东西,难道你不愿意吗?所以我是很被动的。”对于文章指2人相处快20年,与前妻离异20年的陈男怒斥:“我要去告慈济!根本就乱写!”

    面对死者家属拿出2人贴头搂肩合照,陈男说,“她后来生病之后跟我讲,我就说好呀!如果可以,我就带你出去走走,就这样而已,总是会拍拍照。”为何搂肩?陈男接着说,“她是一个修道的人,我们俩都称师兄妹这样称呼,只是后来她生病没有人照顾她,又是疫情,那怎么办?我只能帮忙照顾她,尽量顺着她,让她走完人生最后一步。”

    C女家属关心身后事的部分,陈男表示,C女生前已将后事交道场举办;至于骨骸,陈男则说,“她什么都不留,她的意思是她不要牌位、什么都没有”,最后将C女骨灰撒在富德公墓树葬区。

    被问到为何C女会平白无故赠与板桥房屋,扣掉贷款还有600多万台币的价差,陈男说,“当初买房子我也出了钱,这都有纪录可查的啊!”陈男接着补充,“类似借名买的就对了!”至于产权过户、债务仍在C女名下,未来恐由C母继承,陈男承诺,“我也是政府一个单位的主管,我们做事情也不会乱七八糟的,后续我自己去缴,我也不会把这过继给她(C母)。”

    陈男的委托律师近日改称,板桥房屋“有签订赠与契约,并非借名登记。”针对C女家属控告陈男在C女入住安宁病房期间盗刷信用卡吃美食,陈男的委托律师也表示,非陈男所为,与陈男无关。契约等事证将在开庭时揭露。

    C女入住安宁病房期间除赠与200万台币外,还净汇入673万3197台币到陈男帐户,陈男被问及此事吓了一跳,“怎么有?”陈男解释,“她不知道她要活多久,所以她就放一些钱放在那边”,“她说这些钱帮我付,付到完为止,再捐出去,就是这样讲而已呀!”对此,C女家属秀出医疗单据仅20万1800台币(约3万令吉),陈男再次解释,确实有捐出去,未拿收据节税。

    陈男委托律师补充,汇款都由C女亲自办理,其目的用途均有记载于C女生前字书笔记内。陈男强调,“我坦荡荡,我没有去占到她任何一点点便宜,都没有!”

    文:台湾苹果新闻网
    图:台湾苹果新闻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