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木:在一起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子木:在一起

    想呆在一起,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好。这是我俩才交往时,她就常挂在嘴边的话。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想要一起完成很多的事,我想是一个共识。是能独处,但却无法长期单独足不出户,有时候觉得自己能独善其身,即使形只影单也不是什么问题。而这却是她日复一日的生活日常,一种无可奈何之下的妥协。要长年累月地被限制在同一个空间内,何等令人压抑。所以偶尔会听到电话另一头妻的哭诉,倾诉寂寞与孤独。

    相隔两地长相思,本就不是一件轻描淡写就能一言而尽的事,所以常会有心无力的莫名无力感。人说小别胜新婚,或许这正是她有着简单而平凡诉求的缘由。“只要在身边就好了。” 就算共处一个空间,默默忙着彼此的事,但只要心怀陪伴的心意就好。好像不管发生什么,能处在一起就是好事。那是得历经多少孤寂的日夜,才会衍生出如此的想法。

    Faizal Yunus《I Want It That Way(2020)》Oil,metallic and lacquer on canvas,200x180CM(Richard Koh Fine Art提供)
    Faizal Yunus《I Want It That Way(2020)》Oil,metallic and lacquer on canvas,200x180CM(Richard Koh Fine Art提供)

    当看起来如此简单却也又并非轻而易举就能达成的事情,以她那楚楚可怜的口吻道出,确实令人心疼。所以共处时,常手牵手并行在深夜满是街灯的街道上。那是交往时,她告诉过我的喜好,特别浪漫,是她所谓独有的频率。所以碰面时,我总会带她吃她想吃的,往往晚餐后都会搭配午夜场的电影,最后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携手散步。

    而婚后她勤俭持家的个性,倒是体现得淋漓尽致,日常用餐的地方换成了居所附近的嘛嘛档。一起点了彼此都爱的印度煎饼,搭配奶茶就能度过漫漫长夜。我依旧是那个想和她一起完成许多事的自己,但也安于这样简朴的夜生活。

    有彼此在身旁,自然就多一分安心,我想那就是她所渴望的踏实。“我想和你在一起。”不是我对她告白的台词,但我想这就是心里最深层的渴望。并非一时一刻,而是长长久久。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