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曰专栏:马尾 VS 王权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甄子曰专栏:马尾 VS 王权

    facebook whatsapp twitter weibo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老马暗讽柔苏丹凌驾法律之上,“如果我主张吉打脱离马来西亚,我将被捕。但有些人却不受法律约束。当这样的人这么说的时候,他很认真,但(政府)不能采取行动,这就是我们面临的问题。”

    老马老来拼老命耕自己的田,好山好水好风光,山水都经过除污过滤,洁净到恐怕从前的他都难以想像今天这样美好的自己。

    他最风光时何止“喊水会结冻”,他根本不必动口,马仔自会动手,问问老报人,“马王”之神话又何止一千零一夜。

    权力摆着不用会浪费,老马把骄慢与我见发挥得淋漓尽致,给晚辈开眼。他以自己为基准来设定好坏对错,全马最没资格呛王室的人就是他这个姓马的。

    他击鼓舞动种族主义大旗时,要华人听话受教跟马尾;他唱衰马来人不争气时,华人更加不好受;小小岛国是什么碗糕,他对待新加坡的高姿态,让大马人难堪──除了他身边的马屁精。

    老马一辈子最不缺的就是马屁,拍过马屁的才能得道,捧着马尾的才能升天。当今政坛朝野大老,哪个没当过马屁精?哪个得道入主布城的没有马的影子?

    老马不是老糊涂,而是一生漂浮在马屁上,看不到真正的自己,加上自欺欺人的选择性回忆,拼凑好的一面,一身白容不得黑点,他相信自己完美重生,可名留青史“马垂不朽”了。真的,老人家开心就好,只能由他去了!

    更多子曰评论点击甄子曰专栏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facebook whatsapp twitter weibo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