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木:返乡一趟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子木:返乡一趟

    一直以来,就很期待家乡会有一本属于自己的杂志,但却遗忘了是多久以前萌生的念头。是参加文创市集贩售《季风带》和《SEAL》的时候,是兄长常在面子书上分享阅读杂志的动态,还是说《麻河时光》出版之时?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后来更迎来一股杂志风潮来袭,马来西亚中文建筑杂志书《草稿》、马来西亚电影杂志《无本》、马来西亚旅游杂志《马可波罗》、到近期来书写雪州人文故事的《雪州志》。也许其中遗忘了一些本土出版的好作品,但必然铭记于心的还是那份有关家乡杂志的心愿。那自己是不是一个跟风者,究竟是否需要有那么一本杂志存在的必要,全是我未曾思考过的事。

    期盼已久的“南边有光”就在今年复办,面子书上热闹地流传着种种造势消息。看着好多文艺爱好者满怀期待地说好碰面,一众杂志的执行团队也不约而同地共襄盛举,所以自己也与妻说好要一同赴会。在网络上有着预购活动,约好在“南边有光”会场面交。兴致勃勃地留言了,最后却因意外无法出席而做了取消的期待。正应了不久前和多年老同学说的那句,计划赶不上变化。面对扫兴之余,也是人生的一门功课。

    失落的又何止我一人!妻心事重重地看着手机,鲜少面有难色。语气凝重地对我低声细语,又是一句觉得自己这次又要遭殃了,说得好像我是一个天天都在责骂教训她的另一半。得知她事先准备的惊喜,订了老板娘精心烘培的芝士蛋糕,现在正愁着要向对方交代无法如约回去的事。我没对她说,自己也取消了原本悄悄订购面交的彩虹酥。

    缺席了一大盛事,尽管终究是以一个想进去圈子内可又始终徘徊的圈外人。可是能寻得夫妻相处之道,默默关怀彼此的珍贵之心,也是极好的。喜欢陪伴着对方做着自己不喜欢的事,听似矛盾,可就是真真切切实在的爱。一个本就对文艺不感冒的女孩,自从在一起以来,就随着我东奔西跑且毫无怨言,夫复何求。

    再后来的一星期,我们驱车去取了妻所订购芝士蛋糕。一整大盒满满的很有分量,一时感受到那是妻子心思的具体化体现。隔日我们去了小市集,购买了我心心念念的《大大书册》创刊号。家乡就这么迎来了属于小镇的刊物,也是我的人生的小确幸。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