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善勇:到底马哈迪,是魏总敌友?◤会员文◢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杨善勇:到底马哈迪,是魏总敌友?◤会员文◢

    恩恩怨怨,政党领导之间的关系,一言难尽。〈致给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公开信〉里大亨李金友透露,他这小党员,曾应魏总所求,安排参见马哈迪的秘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他们仨见面前还聊起“尊严二字”对马华举足轻重。

    在朝在野,魏家祥和会面马哈迪,当然不止这回。4月18日他也应邀前往布城首要领导基金会,会晤这位前首相。一小时会面对面,除了交换交通工程各项目进展,魏总特别感谢当初任相马哈迪关心拉曼,按年拨款学院。

    是敌是友,这么一看,谁能评断?2020年正月接受中文媒体新春联访,魏总提起马哈迪的话可不动听:首次卸下首相之职,多年来马哈迪对操作政治更有兴趣;玩弄种族课题,甚于整体建设。

    此话怎讲?魏家祥当时论证,如果马哈迪致力推动国家进步,则不当出现天马行空的飞行车。要是马哈迪有心提升全民的人均收入,自然不会现身土著尊严大会,发表华人富有论云云。

    既然和马哈迪交往至少半个世纪,身为马华一哥的魏总对这位老友确是了解透透。1975年时任教育部长马哈迪坚决否定统考,45年后魏总“似乎感觉不到马哈迪在统考课题上会有180度的转变”。

    选票正是硬道理

    现在回顾,事情也确实如此。马哈迪时代统领江山n年之后,一切恰如何启良博士在〈政治动员与官僚参与〉的定论,“族群之间的重大课题大致上已经都尘埃落定”:

    “这些重大课题,如公民权、官方语文、独立大学、文化政策、经济政策,甚至政党之间的游戏规则,皆已上了轨道,实则上已变成了原则性的问题,所以已无谈判的余地。剩余下来的课题,基本上是‘大形’政策下的‘小形’政策。”

    不仅这样,小形政策一概遵照标准作业流程化;马华既不当家,亦不当权,大事做不了,小事做不好,也就不在话下。往事只能回味,翁诗杰先生格外感伤:前有剩菜,今时只能捡面包屑度日了。

    虚虚实实,选票正是硬道理。只是政治毕竟没有泾渭分明的对立面,何况行情微转,呵脬捧卵承欢身边,魏家祥难免忘记国会一人午餐的惆怅,遑论分清敌友。所幸马华或许感恩李金友牵线,处罚折扣:纪律对付仅冻结党籍一年,相等郑修强的20%。

     

    更多精彩评论,请点击“评论──人人咖啡店”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