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若鹏:抗通胀吹水特工队 ◤会员文◢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周若鹏:抗通胀吹水特工队 ◤会员文◢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有些东西从取名开始结局就注定了,因为名字会在潜意识里种下暗示,引导思考和行为方向。比如以前听亲戚说有个朋友名叫“梅成锦”,整辈子没幸运过,用粤语读一读就知道了;我曾断言某新公司迟早收档,因为它的名字是脏话谐音,果然。最近成立的“抗通胀圣战特工队”(Pasukan Khas Jihat Inflasi;本报译名为打击通胀特工队)也一样,叫它“圣战”,就表示出发点已有偏差。

    称之为“战”,即是预设有一个具体的、邪恶的大魔头。在美国倡导的“毒品之战”中,毒品肯定是邪恶的,毒枭和其贩售网是大魔头,目标算相对鲜明了,尚且争议一箩筐,半世纪过去了毒枭依旧横行。回头看我们的抗通胀,在这件事里头有明显的大魔头吗?

    需要经济学家

    这盘饭菜涨价,是因为食材涨价;食材因为失去政府津贴涨价,因为运输涨价;运输涨价因为燃油涨价,燃油因战争导致稀缺而涨价;涨价促使员工要求加薪,加薪又让这盘饭菜涨价。凡此种种互为因果,若把思维简化为一场圣战,难免就会硬挑一个假想的魔头来对付,比如说日前特工队开会后特别针对的中间人和垄断集团。

    中间人是今天才出现的吗?不是的,他们向来存在,在整个供应链中扮演一角,提供某种价值。我家出版社也是个“中间人”,书店通路不愿意服务太多独立出版人,独立出版人进不了书店通路,我们就在中间集货配货,服务双方,一方面丰富书店书种,另一方面则让更多作者的作品能进入通路接触读者。我们提供价值,自也必须赚取合理的利润。

    敝公司毕竟微小如沧海中的滴水,对市场无甚影响,只是用来举例。若谈的是庞大的食品、原料市场,特工队若消除中间人,瓦解掉供应链中的一环,请问要怎样取代其功能呢?这工作将非常艰巨复杂,若政府自己承担,通常都是十分低效的。我敢打赌最终又是不了了之,之后又再找新的魔头转移视线。

    上周大学生示威,要求政府正视通胀,订顶价,设津贴。学生用心可嘉,但实际上这些都是头痛医头的办法罢了。毕竟他们只是大学生,想好办法是政府的责任。可是,政府做了什么呢?就脚痛医脚,砸773亿令吉补贴人民,占GDP几近一成。

    此举只达到收买人心之效,对大选有利,于市场无益,因为始终无法影响通胀的源头。用政治人物领导特工队,就只会用政治手段,特工队真正需要的是经济学家。否则,弄个口号式的特工队每周开会两次,恐怕都只是吹水罢了。

    更多精彩评论,请点击”评论──人人咖啡店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