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木:熬夜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子木:熬夜

    “夜太美,尽管再危险,总有人黑着眼眶熬着夜。”从不轻易接过麦克风,KTV胆敢点选的歌曲寥寥无几,怎就被一句歌词完全征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夜有多美,就有多诱人。夜深人静,暂别日间的纷纷扰扰,如解开了枷锁束缚,迎来短暂的自由。工作上需要处理的事务繁多琐碎,时常下班后在通勤间一不留神就睡着了。晚餐之后,顷刻间就能睡得不省人事。夜之美,驱使人们想去抵抗睡意。虽不至于得像日落前那般依赖黑咖啡续航,但使劲地想要清醒的意志也不遑多让。

    偶尔瞧见小孩们灵动的眼珠子下挂着黑眼圈,就会不自觉地心疼。像是小熊猫,也形似小僵尸,之所以感念,更多的是因为自己厚重的眼袋下也有相同的印记。回溯是什么时候开始熬夜的不归路,还得是高中时代的备考时分。若要更早前,就是初中时代的守夜任务。怀有一颗躁动的心,容易焦虑也轻易就亢奋不已。少有亡羊补牢或是临时抱佛脚的心态,往往想的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战、力挽狂澜的澎湃激情。

    那更像是一种事先的心理建设,未雨绸缪地将也许不会发生的伤害减至最低。先预备好足以说服自身的理由,让自己相信那绝对不是借口。竭尽所能不浪费一分一秒,分秒必争地拼至最后关头,那样即使成果不尽人意,也能放过自己吧。若是努力依然不足,仍有精力去补。放自己一马,总比放弃来得更难。

    当然自己也无法次次保持战意高昂的状态,松懈颓废也是无可避免的倦怠。唯有那样的时间段里,独自一人的没有牵挂,可以无拘无束地完成心想的事。无奈会有遭遇待办事项经蹉跎累积成量,后不得不逼自己熬夜偿还。可往往这样的情况下,生产力极度低迷,一夜过了也毫无任何进度。夜虽美,忧心太烦。

    疫情之后,妻最常挂在嘴边的字眼就是危险。再次摸黑登上前往首都的长途巴士,是熟悉的凌晨夜晚。无论经历了多少个夜,唯有这样的夜最美,尽管再危险,总让人心甘情愿黑着眼眶去熬夜。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