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文辉:“及日韩”:主动与对等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廖文辉:“及日韩”:主动与对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美国为了对抗中俄,迩来行动频频,四处盟会,企图拉帮结社,孤立中俄。然而,被美国拉拢的国家,有者愿意,有者拒绝,有者不得已服从。拒绝的如拉美的委内瑞拉和古巴,不参加美洲峰会。印尼作为G20的东道主,也不接受美国的干涉,反而邀请俄罗斯与会。印度也不甩美国,大量采购俄罗斯原油。而日、韩、台湾、英国和澳洲则是主动积极参与美国的团伙。匈牙利、德国和法国开始配合美国的制裁行动,后来因为能源问题,严重影响国内经济民生,最后从主动到不得已服从。各国皆有自己的盘算,为了维护国家利益,不一定言听计从。

    《春秋》中举凡使用“及”这个字,一般有两个意思,一为我主动,一为对等意。鲁隐公元年三月,“公及邾娄仪父盟于眛”,《谷梁》解释为“内(鲁)为志焉。”这个盟会是隐公所欲,所以说是“及”《公羊》解释为“犹汲汲(心急),我欲之。”与“及”相对的是“暨”,不得已的意思,表示不是自愿,有被逼的意思。自己主动,如果是行善,其善就重,如果是恶行,其罪恶就重(善重恶深);不得已者,如果是善行则善较轻,恶行则其罪恶也较轻。《春秋》以此心态来褒贬人事,是“原心定罪”的原则。

    没有一样兑现

    《春秋》对盟会的厌恶,是由于彼此间没有信义,才需要盟会,然而盟会之后,诸侯往往背信弃义,推翻约定,如鲁国和邾娄的盟会,结果在数年后,鲁国就讨伐邾娄。这种情况犹如现今之美国,四处结盟,最终没有一样兑现,甚至自己违犯约定。美国的盟会都是在为自身的政治目的服务,与人类的福祉无关。其他如隐公四年的“公及宋公遇于清”及隐公十年的“公及齐侯、郑伯入许”,都是鲁国主动,其背后都有特定的政治目的。

    其次,国际交往讲求对等,必须总统对首相,部长对部长,讲求辈分等级,平起平坐。这在春秋时期也是如此,故此在《春秋》常常会看到类似的纪录。隐公二年,“公及戎盟于唐”。在此前有已有潜之会,戎主动请盟,鲁国拒绝。没想不久后鲁国却主动与戎缔盟。鲁为华夏诸侯,戎为夷狄,本就不对等,故《春秋》以“及”字责备鲁国违反当时的国际礼仪。隐公八年,“公及莒人盟于包来”。莒人是指小国的大夫,在《春秋》鲁国与强国之大夫盟会,就不写“及”,其意在避讳强国以无道强加在鲁国身上。鲁国与小国之大夫盟会,就不避讳,原因是鲁国自己主动盟会,目的是在谴责鲁国国君,以望国之尊降级同小国之大夫盟会。

    犹如对小弟训话

    隐公元年,“天王使宰咺来归(馈)惠公、仲子之赗”。惠公是隐公之父,仲子是惠公之妾,隐公之母,赗是送财物助人办丧事。这里记录是指同时向惠公和仲子合在一起送赗,这已经非礼了。仲子并非夫人,身分卑微,不得用对等意的“及”应当各派一使,所别异尊卑,所以自然不能使用有对等意的“及”了,只能在两者间留空,不能写“及仲子”。“及”是褒贬之词,可以用来分别贵贱、身分和等级。

    在北约的峰会,美日韩三国召开的会议中,其坐序的安排,日韩两国首脑相对而坐,拜登居中,犹如帮会老大对小弟训话,其间国家的高低位序一览无遗,完全不是对等的平起平坐。如果以《春秋》的标准,自然就不能写“及日韩”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