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任平:父亲写的散文诗:叙述、后设与假叙述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温任平:父亲写的散文诗:叙述、后设与假叙述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偶然听了许飞作曲演唱、董玉芳写词的《父亲写的散文诗》,歌词颇长,与一般流行歌曲的歌词不同,“相当现代主义”,歌词分两个部分。谨录第一部分方便读者研究参照:

    “一九八四年 庄稼还没收割完/女儿躺在我怀里 睡得那么甜/今晚的露天电影 没时间去看/妻子提醒我 修修缝纫机的踏板/明天我要去 邻居家再借点钱/孩子哭了一整天啊 闹着要吃饼干/蓝色的涤卡上衣 痛往心里钻/蹲在池塘边上 给了自己两拳/这是我父亲/日记里的文字/这是他的青春留下/留下来的散文诗/几十年后 我看着泪流不止/可我的父亲已经 老得像一个影子”

    我们可以从作者的叙述揣测到里头的故事。“这是我父亲/日记里的文字……”这段“后设陈述”(meta statement)是孩子跳出来、告诉读者前面的文字,是自己的爸爸在日记里写的。许飞的歌词的叙述性构成了它的“散文诗”的特性,这与现代诗的“假叙述”显然有分别。

    “假叙述”(Pseudo narrative)经常是有头没尾的句,或是未完成(有待完成)的断句。物理学家诗人方旗的《后院》:“设使纸屑的挽歌是蝴蝶复活/设使复活的蝴蝶飞过晒衣竿/设使晒衣竿上酒旗招展/设使满风的酒旗遮断烟囱/设使载雨的云俯视涸池/设使涸池里倏鱼出游从容/设使我们快乐似鱼如何”每一句都以独白“设使”开始,然后没了下文;第二句又以“设使”开场,后面又没了下文……全诗的布局如此。连结词“设使”反而寖寖乎成了整首诗的主模题(leitmotif)。

    真假参杂交错

    所有的叙述句都是说了一半就打住,这种假叙述是诗的专利。如果说方旗是上个世纪60年代末台湾诗坛名家,距今半个世纪矣,他当年的表现与今日现代诗的呈现有什么分别?在这儿我建议大家翻阅刚出版的《大马诗选2.0》(页387)欧筱佩的卷首诗:

    走在桥上的人
    该是书里被删去的
    一半透明 一半尖锐
    不屑伤感
    桥上倾斜过的雨
    必然是字行间灭掉了的人
    时有疼痛 时在途中
    不问生死

    留意欧筱佩的语言,“走在桥上的人/该是书里被删去的XX”是换喻(metonymy ),不难接受。可桥上的人居然是“一半透明 一半尖锐/不屑伤感”是叙述转折/转移(diversion),恐常人难以感知;这正是假叙述的的技巧。方旗把话中断,然后在另一行“设若”驳接上去。欧筱佩的假叙述是,她刻意要在诗里带进新的情绪因素。

    第二节的技术相同。“桥上倾斜过的雨/必然是字行间灭掉了的人”,雨变成“字行间灭掉的人”是跨度很大的换喻。至于人面对面的疼痛甚至生死苦难,那是诗思的“自觅出路”(re-routing)。第二节诗以这种假叙述完成,应该说整首八行诗都建基于“假叙述”的架构上。

    《父亲写的散文诗》如果要收进“散文诗选”亦无不可。散文诗可以进一步发展,杨牧的《高雄.一九七三》:“这条船的形式完全为内容所确定,港的颜色为旗山,风的方向为情感,心的忐忐为一种经纬度的转换——所确定,想着这些,站在加工出口区拍照,忽然忽然看到细雨从四处飘来聚合,羞辱的感觉比疲倦还明快,切过有病的胸膛。”

    整个段落仿似意识流的自由流动,真叙述与假叙述参杂交错,甄士隐与贾雨村碰头,贾宝玉与甄宝玉交锋,乃构成红楼大梦。散文诗来到这个层次,始可称学诗有成。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