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重金召回 放弃被救 猪仔再求救没人帮【内附音频】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获重金召回 放弃被救 猪仔再求救没人帮【内附音频】

    柬埔寨卖猪仔, 柬埔寨打工骗局, 打工骗局, 卖猪仔, 猪仔, modern slave, job scam, online scammer, internet scammer, 诈骗集团, 全球反诈骗组织, GASO,
    柬埔寨卖猪仔, 柬埔寨打工骗局, 打工骗局, 卖猪仔, 猪仔, modern slave, job scam, online scammer, internet scammer, 诈骗集团, 全球反诈骗组织, GASO,
    柬埔寨卖猪仔, 柬埔寨打工骗局, 打工骗局, 卖猪仔, 猪仔, modern slave, job scam, online scammer, internet scammer, 诈骗集团, 全球反诈骗组织, GASO,
    柬埔寨卖猪仔, 柬埔寨打工骗局, 打工骗局, 卖猪仔, 猪仔, modern slave, job scam, online scammer, internet scammer, 诈骗集团, 全球反诈骗组织, GASO,
    柬埔寨卖猪仔, 柬埔寨打工骗局, 打工骗局, 卖猪仔, 猪仔, modern slave, job scam, online scammer, internet scammer, 诈骗集团, 全球反诈骗组织, GASO,
    facebook whatsapp twitter weibo

    (吉隆坡14日讯)17岁华裔少年被骗去柬埔寨当后,求助非政府组织,当他如愿以偿被营救后,却因为“诈骗业绩”已达标,获得的“赏识”重金召回,他为了一时的贪念,放弃了原本可以回国的机会,乖乖跟随集团返回园区继续行骗!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不久后,少年因业绩滑落,竟故技重施再次求助非政府组织,不过因他有了自毁逃生机会的“前科”,如今已被多个非政府组织列入黑名单,拒绝营救他,少年迄今仍受困当地。

    )其中一名成员爱丽丝接受《中国报》电访时说,这名年仅17岁的大马被骗去柬埔寨后,曾求助非政府组织以逃离基地,他一边厢不断提供所在位置和资料,另一边厢为了避免遭受毒打,听从的指示努力拼业绩。

    猪仔将受困位置的照片发送给GASO,好让对方将资料交给当地执法单位,展开营救行动。(爱丽丝提供)
    猪仔将受困位置的照片发送给GASO,好让对方将资料交给当地执法单位,展开营救行动。(爱丽丝提供)

    她说,有关组织向外交部和当地大使馆交涉后,由当地执法单位将少年救出,没想到少年当时的业绩已不错,他在准备送回大马时,突然回心转意,心甘情愿返回园区。

    她说,由于少年的诈骗业绩很好,集团有意“栽培”他,所以少年被救出后,集团派人用高价利诱他回去园区。

    “那个负责营救少年的非政府组织知道此事后,非常错愕和惊讶,被他这样背叛,不单浪费资源,也糟蹋营救者的努力。”

    爱丽丝说,该组织事后将有关遭遇共享给其他组织包括,大家都将少年列入黑名单。

    她说,不久后,该少年相信是因业绩不好,在园区过得不好,转而求助

    “请恕我们没有受理他的求助,据我所知,少年过后转而求助大使馆,但目前依然受困柬埔寨。”

    GASO目前平均每日接获4宗来自大马猪仔或猪仔家人的求助信息。
    GASO目前平均每日接获4宗来自大马猪仔或猪仔家人的求助信息。

    营救耗时耗力 被嫌弃效率

    好心救人反被嫌弃“很慢”,令执法官员深感无奈,有苦说不出!

    家人求助执法单位后,因过于心急,连环发讯息和拨电“轰炸”执法官员追问,甚至气愤指责和抱怨官员“行动很慢”和“什么都没做”。

    爱丽丝说,事实上,从收集、查核、交涉及安排,到执法单位展开营救行动前,过程耗时和耗力,加上需和不同单位交涉,及涉及的人数众多,以致官员无法快速行动。

    她说,负责的官员需核实及确认营救细节,避免收到“风声”后,提前转,导致计划功亏一篑,但有不少及家人不理解,抱怨及痛骂官员。

    “我们理解和家人的情绪,所以我们会安抚家人,希望他们不要一直追问,好让官员能更专注执行任务。”

    骗案受害者 自愿入

    成员全是诈骗案受害者,都是自愿加入组织,没有薪水,有成员甚至自掏腰包1万美元(约4万4000令吉),买机票送回国!

    爱丽丝说,创办人来自新加坡,起初因被诈骗,欠债累累被迫卖房还债,他过后为了警惕民众,于去年6月成立,专门揭发的新手法,同时协助民众进行核实,调查可疑贴文和群组。

    她说,曾遭遇诈骗的民众,为了避免有人步上他们的“后尘”,自愿加入组织一起反诈骗,目前组织的成员人数包括她在内共有70人,遍布全世界,分别是北美(37人)、南美(1人)、欧洲(3人)、亚洲(26人)和澳洲(3人)。

    她说,没接受过任何一方的资金来营救,不过随着事件频频发生引起关注后,有不少善心人士为表支持,捐款给组织。

    她说,不少求助他们,声称没钱回国,有成员因为同情他们,自费1万美元协助购买机票、解决住宿和缴付罚款金等等。

    60%自愿为钱行骗

    为了钱,什么都做!

    爱丽丝说,据当地大使馆透露,其实受困诈骗基地的大马,有百分之60都是为了赚取高薪,自愿前往当地从事诈骗活动,不过当发现收入等一切不是如他们所愿后,才求助执法单位,谎称他们是被骗过去行骗。

    她说,不少大马自愿飞往当地从事诈骗活动,但因诈骗业绩无法达标后,才设法逃跑,并且隐瞒实情,向执法单位或非政府组织说谎,企图利用组织的帮忙,脱困返马。

    她透露,部分的各国因分别欠债、吸毒、有前科等等,面临经济问题,才选择冒险“捞偏”,自愿从事诈骗活动。

    救人需时两周至两个月

    要救出一名,最快两星期,最慢则须至少两个月!

    爱丽丝说,根据的标准作业程序,一旦接获的求助,他们会询问和了解对方的情况,包括受困国家和地区、何时被骗、是否有报案、透过什么管道前往当地,如偷渡或乘搭飞机。

    她说,也会要求偷偷拍下他们受困当地的照片,及居住的宿舍楼层和房号,证明没有说谎。

    “虽然有些因害怕不敢偷拍,但这是SOP,我们会尽量说服,因我们将资料交给外交部或大使馆时,对方也会要求这些资料作为证据,这是审查的一部分。”

    “因为各种因素,所以要花多长时间救一名出来,不能下定论,有的能在两个星期内被救出,但有的超过两个月都还没被救出,一切都看情况。”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