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线真情:第三篇◢ 孙伟强:这股味久久不散 强忍尸臭 救援受困者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前线真情:第三篇◢ 孙伟强:这股味久久不散 强忍尸臭 救援受困者

    报导:王绍其
    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人类腐尸臭味,比任何动物尸臭味来得令人难忘,刺鼻难闻的味道,可能会留在大脑记忆好一段时间,甚至腐烂的那股浓郁强烈,会附着在人体表面,即使离开那个环境,洗澡换衣服,身上也依然带着一股臭味,久久不散。

    来自柔佛麻坡的华裔消拯员(37岁),小时候对制服有种莫名的强烈感,或许受到电视或电影消拯员的英勇形象感染,2006年通过公共服务局申请加入公务员行列。

    他参与过建筑物塌陷、公路意外和水中救援行动,行动中曾寻找死去多时的死者,而且也已腐烂发臭,消拯员包括他必须忍受呛鼻的尸臭味,也要顾及和尊重死者,更不能在民众面前显示出无法容忍尸臭的不专业行为,所以再臭的味道,救援还是要继续下去。

    孙伟强
    孙伟强
    孙伟强是我国少数华裔消拯员之一。
    孙伟强是我国少数华裔消拯员之一。
    海陆空训练,让消拯员可掌握不同灾场的救援方式和技巧。图为孙伟强参与蛙人培训。
    海陆空训练,让消拯员可掌握不同灾场的救援方式和技巧。图为孙伟强参与蛙人培训。

    “人体胃肠道内的腐败病菌在人死后,开始利用氧气繁殖生长。尸臭一开始最主要的味道,也是源于这些腐败细菌。”

    他从消拯学院毕业后出勤接到的第一个救援工作是在雪州,两名外劳被压在坍塌的建筑物下,经过数个小时挖掘,找到的是两具

    “不管是什么救援,有就有可能出现尸臭味,这是当消拯员必须接受和面对的。”

    目前是消拯局公关主任。他接受《中国报》访问时说,另有一次在马六甲,一名与太太已离异的60多岁华裔中年男姓,相信与家人讨钱不果,心灰意冷便从马六甲鲁容的马六甲河桥上跳下,了结生命。

    他后来找到死者的女儿,得知死者面对生活、工作等等的压力而选择跳河自杀。虽然消拯员接受过各种专业技能和心理训练,可是消拯员也得承受着紧绷的压力,尤其无法把一个寻短见者从死亡边缘救回来。

    消拯员要懂得如何排除压力。
    消拯员要懂得如何排除压力。
    孙伟强(左2)曾任马六甲野新消拯局局长期间,不断强化消拯员的体能训练。
    孙伟强(左2)曾任马六甲野新消拯局局长期间,不断强化消拯员的体能训练。
    冲向第一线救灾救人的消拯员,时常会目睹惨烈的第一现场和生离死别。
    冲向第一线救灾救人的消拯员,时常会目睹惨烈的第一现场和生离死别。

    他说,生命脆弱,人生无常,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到来。作为前线救援人员,面对求死欲极强的人,消拯员心里都有很多的酸痛,不是不救,而是遇到万念俱灰,已放弃生命的人,救不来。

    困难磨练人生和强化能力

    说,即使消拯员要承受灾难现场的危险和内心挣扎,但依然要勇敢负重前行。

    他说,担任消拯员10余年来,遇上的惊险经历、救援困难,他都会当成磨练人生和不断自我强化工作经验的机会。

    他透露,救人救援之外,也要面对人生的生死课题,毕竟制服下,消拯员也是人。

    他认为,消拯员不该受到救灾过程遇见的惨况影响,身为消拯员一定要做好各种心理建设,避免陷入无法逃出的黑暗、焦虑不安的心理,或无法走出阴霾,怵目惊心的画面和抢救过程。

    “消拯员要懂得如何排除压力,尽可不被救人不果而产生心酸的情绪影响,甚至不希望把工作情绪、压力或阴影,带回家。”


    ▶▶相关新闻:◤前线真情:第一篇◢ 罗兹兰:宗教学校大火 焦尸横陈 毕生难忘

    ▶▶相关新闻:◤前线真情:第二篇◢ 陈志豪:水灾夺命最难过 忍住悲伤 继续救人

    ⬇点击图片追踪大选最新战报⬇
    ge15► 2022大选新闻 实时更新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