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曰专栏:那些年 那些事 ◤会员文◢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甄子曰专栏:那些年 那些事 ◤会员文◢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facebook whatsapp twitter weibo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沙米维鲁离世。一代政客过去种种又涌上老一辈人的心头。各有各的画面,各自拼凑解读。

    那些年,那些事,那时干得轰轰烈烈多么理所当然,今时多三个三美恐怕也干不起来。

    时代不同了。当年五弦一挥百鸟落,今夕一弦一音碎花落。昔之咏叹,今之感叹。老一代政治集团的集体回忆中,有老马,有沙米,有林良实……,他们的共同点是经不起新时代的检验,他们的自我感觉和人民感觉往往有很大落差。

    他是国大党在位最久的老大,连任了11届,长达31年。人生下半场,登上新闻版面的,常常是如同八点档的家庭伦理剧。

    儿子入禀法庭要求鉴定父亲的精神状态。一名声称是三美之妻的妇女,哭诉儿子不允许她见沙米,甚至切断他们的联系及每月赡养费而闹上法庭。

    老一辈党员认为他贡献至巨,尤其对印裔主体意识的维护,把他当救命丹。他的神话,从大马传到印度,老家散发的光芒,让人津津乐道。

    他从政像交朋友,五湖四海,交游广阔,士农工商不拒。许多人围着他转,靠他打赏开饭。有他在的场子,一定高朋满座。

    他一吼,党内很多人连屁都不敢放。为了副部长职,他以要胁的手段向老马呛声,巫统高层护主,表面上对他不满,私下也敬畏三分,拿他没办法。

    沙米带领下的国大党,最讨厌看衰他们的人。不让人看不起国大党和印度人,那些年,他做到了。他走了。人都是善良的。那些年为那些事跟他对骂的政客无不惋惜。

    更多子曰评论点击甄子曰专栏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