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文:新闻视野◢ 同学念经 我念佛!念 马来寄宿学校 博士儿 拥抱多元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会员文:新闻视野◢ 同学念经 我念佛!念 马来寄宿学校 博士儿 拥抱多元

    今年的马来西亚日,廖佳木会在在加影社区印度神庙,演出印度传统舞蹈Bharatanatyam。
    国中读书历程,让廖崇烨体验父辈欠缺的多元文化下的共同生活经验。
    为了让子女在未来多元社会环境,有自信的成长和就业,廖朝骥和太太朱烨做了有别父辈的教育选择。
    新纪元大学学院媒体传播与影视演艺学院院长廖朝骥博士。
    全职家庭主妇朱烨,是中国媳妇。

    大学学院媒体传播与影视演艺学院院长廖朝骥博士说,一个马来西亚,是国家认同,多元是国家的内涵,族群之间的共同生活经验,则是多元的重要基调。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他强调,在大马,未来一定,也只能是多元的。

    他很坚定:我的家庭需要多元语言环境和共同生活经验。为此,他做出不同的教育选择!

    他把一双子女,送入国民小学,在国语环境里念书成长;这还不够,他还把子女送入几乎清一色是马来人的,和友族共同生活,继续接受国语的熏陶。

    中文呢?不怕,廖朝骥是厦门大学出来的博士,太太是南京人,子女学习中文讲华语,不成问题。

    新纪元大学学院媒体传播与影视演艺学院院长廖朝骥博士。
    新纪元大学学院媒体传播与影视演艺学院院长廖朝骥博士。

    子女没有变成香蕉人,反之,三语俱佳,有很多友族朋友,具有更开阔的多元视野。

    廖朝骥说:“华人心态上要做好准备,因为国家经济结构也发生改变了,未来,小朋友无论是工作或就业,都会是一个多民族的环境,他们的老板可能是友族,或入籍大马的外国人。

    “我想让孩子在成长过程,有多元视野和多元文化的生活经验。所以,我让孩子入读国小和国中。”

    如今,廖家的小朋友,具备多元语言能力,还拥有与友族共同生活经验,他们比别家的小孩,更能跟友族融洽相处,还能以流利标准的国语或英语,和友族大人交谈。

    全职家庭主妇朱烨,是中国媳妇。
    全职家庭主妇朱烨,是中国媳妇。

    廖朝骥和中国籍太太朱烨都是纯中文教育背景。

    廖家的语言分工是,爸爸说英语,妈妈说华语。

    “如果孩子读华小,那么就是华语的比例更高了。既然母亲是字正腔圆的中国媳妇,华语可以当成家庭的母语来教,那么,我便想让子女的成长环境,有多元化的生活经验。”

    刚好,廖朝骥认识的国民小学的华人校长告诉他,“我们的学校是走双语政策,我想把学校的族群比例弄得比较平均,欢迎家长把孩子送来我的学校。”

    廖朝骥认同校长的多元教育观念,就把哥哥先送去校长的国小,妹妹也跟着去。

    现在,儿子就读Sekolah Menengah Sains Banting,女儿入读Sekolah Menengah Seni Kuala Lumpur。

    “孩子都是经过面试、考核,入读现在的寄宿国中。他们听读看华语的能力,比念华小转国民中学的朋友强。我和太太不担忧他们书写不好,因为华语的种子播下去,未来加强不成问题。”

    “孩子们在这里土生土长,我对他们未来的规划是,取得这里的资源,游刃有余,有自信的成长和就业。所以,我在他们的教育养成,有很不一样的选择。”

    为了让子女在未来多元社会环境,有自信的成长和就业,廖朝骥和太太朱烨做了有别父辈的教育选择。
    为了让子女在未来多元社会环境,有自信的成长和就业,廖朝骥和太太朱烨做了有别父辈的教育选择。

    廖朝骥说:“以前,华人常说:华人之间都不团结,还谈什么跨出去?个人觉得,现在真的不能这样讲或这样想了,因为,客观事实来讲,华人人口比例直线下跌!”

    “我们父辈那带,华人人口占30多巴仙,华人作为核心,作为主要族群,还有人口数量在撑腰。现在,华人逐渐变成少数民族,有人还讲说不用在意成为少数民族,这不重要……”

    我们需要刻意制造共同生活的条件吗?

    “如果要有助于族群之间拥有共同生活的经验,政府可以做的事情很多,首先,在城区的规划上是要有针对性的族群配比设计,以及足够多的公共空间,不然,每一个社区社群是各过各的。”

    大马的困难是,公共空间很少,球场少,运动馆少……

    “我们的公共空间是广场,广场是去购物的。建国历程,有自然村的形成,城镇不能硬硬规划,但城市有不一样的机会,像我的住宅区,我是居委成员,还肯刻意在各大族群的节日,主办开放门户活动,制造各族互动的一个机制。”

    “831是马来半岛的独立日,916是东马和西马合并成为联合邦的成立日。政府有意做一些区隔,也应该做出区隔。”

    廖朝骥说:“从马来西亚框架来看,916重要过831,碍于西马人的生活经验跟历史经验,重视831多过916。到了现当代, 更要把它讲得清楚,916重要过831。”

    假若916不是公共假期,大家只是觉得916只是历史课本出现的一个号码,不会记得这是重要的“马来西亚日”。

    “一个马来西亚是国家认同,内涵就是多元,尤其经历政党轮替,多元变成主轴–希盟对抗一党独大的国阵。拥抱多元成为政治呼声,成为诉求,最后变成选票,这是我们的前辈的努力。下届大选,主轴应还是多元化,毕竟,不能忽视城市人民认同多元化的感受。”

    多元,华裔和印裔最不陌生,因为一直在谈跨文化、跨宗教、跨教育和跨语言。

    “各种‘跨’,跨语言先行,因为语言是沟通的基本要素。大马本来就有多元语言环境,‘跨’有时间成本,还有重新适应的压力,除非大家很坚定,需要多元语言环境,以及共同生活的经验,不然,大家是安于留在舒适区。”

    他坦言:“惟有具备这样的生活‘跨’度,才能有更大的包容和更加多元的思考。”

    “关于各种‘跨’,我始终觉得,无论是学校经历还是社区经历,好像无法很有默契跟友族,因为缺少共同生活的经历。在大马,未来一定是多元的,我很坚定,我的家庭需要多元语言环境和共同生活经验。”

    国中读书历程,让廖崇烨体验父辈欠缺的多元文化下的共同生活经验。
    国中读书历程,让廖崇烨体验父辈欠缺的多元文化下的共同生活经验。

    中国媳妇朱烨是南京人,嫁来大马20多年。

    “未嫁前,我对大马有一定了解,并不完全陌生,知道大马是多元族群社会,也觉得这里生活很不错。我和马来或印度邻居,见面也会打招呼,不会特别不能接受,生活里多了这么多人。”

    “我在中国国内有工作经验,也经常出差,来大马之前,在纽西兰也生活一年,比较容易适应大马生活。”

    “大马华人先辈大部分来自广东福建一带,从地域上来说,南京和福建相隔很远,包括在大马这边,无论是风俗文化或饮食,相差很大。我更喜欢家乡食物,这也很正常。”

    由于没有出外工作,没有使用其他语言机会,朱烨只懂一点马来单词,“廖老师点评我:融入程度很低。他是媒体系讲师,又是时事专栏作家,所以,他会跟我解说,政客为什么会争吵,为什么这个党会出现…..我了解得比较多,不会觉得奇怪。”

    廖崇烨,高一生,就读Sekolah Menengah Sains Banting。
    廖崇烨,高一生,就读Sekolah Menengah Sains Banting。

    在马来西亚日,廖家拥有最丰富多元文化生活经验的16岁儿子廖崇烨坦言:“朋友常说我是他们认识的第一位华人朋友,马来西亚式经验由此开始。”

    原来,全校800多名学生,只有他一位华人。

    “我等了4年,等不到一位的华人同学。”

    今年的马来西亚日,廖佳木会在在加影社区印度神庙,演出印度传统舞蹈Bharatanatyam。
    今年的马来西亚日,廖佳木会在在加影社区印度神庙,演出印度传统舞蹈Bharatanatyam。

    此外,为了入读1000人报名,只录取50人的国民艺术中学,廖家的小女儿廖佳木咬紧牙关接受各种挑战──试镜、自我演讲,独舞(自选拿手舞蹈和学校指定主题)。

    12岁就离开父母,到和三大族群同学上课和生活,需要很大勇气和坚持。

    他们的父母,感谢一双儿女,为了进了想入读的学校,经历很大的适应过程,包括一开始就非常大的文化冲击,以及学习融入寄宿生活,学习自己处理大大小小问题等等。

    今天,廖佳木已找到共同生活方式──分享彼此的喜好是结交友族好朋友的最佳方式。

    今年的马来西亚日,她在加影社区印度神庙里,和伙伴成果演出苦练5年的印度传统舞蹈Bharatanatyam。

    廖佳木,初二生,就读Sekolah Menengah Seni Kuala Lumper
    廖佳木,初二生,就读Sekolah Menengah Seni Kuala Lumper

    不只华人要“跨”出去,友族也想“跨”进来。

    “马来同学有更大的文化冲击。他们大部分来自马来村,从来没有和华人一起上学或生活的经验,他们看到我儿子会‘哦,这就是课本上讲的华人’。同学藉由他们去看华人社会。我做对了,我让800多人认识其他族群,了解他们的文化。”

    父母因此更忙碌,因为需要解答孩子连环炮疑问:什么是中秋节?为什么吃月饼?学校闹鬼要怎么办?同学在进行一天5次祷告时,我们华人要念什么?

    “我准备了佛珠和佛像,让儿子带回去,那么,同学祷告时,他就念佛。孩子对于华人文化、宗教有认识的急迫感,因为他们要解答穆斯林朋友的各种问题。这种共同生活经验很有趣。”

    他看女儿的艺校,“学风较自由,女孩们最有趣的问题是男女恋爱、早恋,甚至同志话题,这让他和太太大开眼界:这么进步!”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