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木:月梅表姐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子木:月梅表姐

    午饭时分接到了妻的来电,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带有惊讶之余,还有些许犹豫不决。人在异乡,妻意外地收到了一封信息,是一位失联已久的表姐。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表姐名为月梅,听闻妻说她已步入朝枝之年,我一度认为搞错了长幼辈分,而再三确认。表姐的先母与岳父感情甚好,生前也一直互为来往,或许年龄相近,表姐与岳父也十分亲近。重新联系上后,我们决定当晚就上门拜访,鉴于隔日就要离境,不想往后成了蹉跎。

    晚饭后已临近晚间九时,妻再三确认表姐表明平日都在晚间11时左右入寝,我们便匆匆出门。手机里传来了表姐的语音信息,此起彼落的中气十足,嗓音洪亮咬字清晰,我不禁向妻确认表姐的年龄。是一则则的温馨提示与关切询问,问我们打算如何过去、并说明了该乘搭哪些线路的公共交通工具、在哪下车并该注意哪个地标。路程上,妻一直紧张兮兮地深怕我引错了路而耽误到表姐的作息时间。时不时就会指着路牌质疑我把地址看错了,也就在打打闹闹下就到了表姐的家。妻在门外呼唤了一声表姐,从门的间隙能看见横卧沙发上的黄发妇女应声而起,吩咐帮佣前来开门。

    我想那是妻与表姐的第一次见面。尽管早些年表姐曾好几次到妻的家乡探亲,但那时候的妻早已离乡背井到他州发展了。可牵系着彼此的羁绊,并没让场面陷入尴尬与冷场,几个小时内热络地畅谈过往的点点滴滴。谈起了那些仙逝的亲人,倾诉了我们的思念之情。

    表姐虽然上了年纪,但身体还是十分硬朗,说起话来中气十足。谈起早些日子不小心摔断了手臂,她向我们展示了内置金属支架的X光片,并还演示了一系列医生所交代的复建运动。表姐很兴奋地与我们分享她手机里的一张张相片,指着相片里的一只七彩鹦鹉,说起它如何机缘巧合地飞来此处到最后意外离世。她眼神里全是愧疚,抱着遗憾地感叹一句:“是我们害死了它。”后来翻起了相簿,指着一张张黑白照片告诉我们那些图像背后的故事。

    尔后,表姐将我们领到房内参观了她的一众歌唱比赛的得奖奖杯,揭开了她的嗓音与中气之谜。共同合影后告别之际,表姐语重心沉地说自己的丈夫与大儿子先行走了,到近来她母亲的离世,告诉我们人生还是要快乐地过着,要不怎么办呢?

    我想此时此刻岳父与他的表姐,在另个世界或许也在叙旧吧!

    ⬇点击图片追踪大选最新战报⬇
    ge15► 2022大选新闻 实时更新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