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校动态◢马来西亚法律体系需解决网络霸凌问题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院校动态◢马来西亚法律体系需解决网络霸凌问题

    互联网、社交平台都已成为我们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工具。多年来,随着社交平台用户数量的增加,网络霸凌也随之增加。事实上,现在它更加猖獗,因为霸凌者可以处于匿名状态。网络霸凌是年轻人最常面临的骚扰形式,可能对他们的心理健康、人际关系和教育产生不利影响。然而,网络霸凌不仅仅发生在这部分人口群体中,成年人也可能成为肇事者和受害者。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根据Charisse L Nixon在一篇题为“当前观点:网络霸凌对青少年健康的影响”的文章中的说法,网络霸凌是指通过信息和通信技术的媒介来伤害他人,这包括在网上发送辱骂性信息——通过短信、发布跨越个人界限的侵入性评论、上传意图使他人尴尬或羞辱的内容,以及威胁或恐吓他人的内容。根据网络霸凌研究中心的说法,它可被定义为通过电脑、手机和其他电子设备造成的故意和反覆伤害。

    网络霸凌对受害者的心理健康、社会生活、教育、身体和情绪状态的影响可能是巨大的。它对一个人的整体心理健康的影响不应被低估,因为该影响可令人感到持久性的痛苦。曾经或目前的网络霸凌受害者表现出越来越多的抑郁症状、孤独感和自杀行为等。有许多悲剧事件是与网络霸凌的受害者相关的。

    霸凌情况不乐观

    在过去几年里,网络霸凌在马来西亚引起了广泛关注,尤其是在一名16岁少女的自杀与她在 IG上发布的投票结果有关的这起事件之后。这名少女发布了一个有两个选项的投票,即“D”或“L”,据推测,她要求粉丝投选“死亡”或“活着”。同年,另一名少女在男友威胁下,被迫在社交平台上发布她的不雅照后跳楼身亡,还有几起自杀案例是由于在TikTok等社交媒体平台上收到的恶意评论而导致。

    Dihlvinder Kaur Gill持乐观态度认为,我国政策制定者已修改了法律和反网络霸凌法案,该法案将在适当的时候提呈国会。

    从2020年1月至6月,马来西亚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Malaysian Communications and Multimedia Commission)共收到1万1235宗投诉,其中包括骚扰和网络霸凌等一系列网络犯罪。从2020年直 2021年7月,马来西亚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还收到了6598起与网络骚扰有关的一般公众投诉。

    民众一直在讨论建立意识和颁布适当立法以阻止和防止网上骚扰的重要性,根据我们目前的法律,马来西亚依仗于1998年《通讯与多媒体法令》第233条(不正当使用网络设施)。然而,仅靠现有法规可能还不够。许多互联网用户甚至可能难以识别什么是网络霸凌,或者他们可能不了解保护自己的有关法规和方法。

    据报导,截至2021年3月,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部(Ministry of Communications and Multimedia)正在准备一份关于反网络霸凌法的内阁文件。同年8月,据报导称,政府目前正在草拟网络霸凌法令。根据马来西亚Cybersecurity Outreach and Capacity Building高级副总裁Lt Col (R) Mustaffa Ahmad的说法,随着这些具体的新法令到位,网络霸凌的起诉程序将不再基于其他法令,包括第233条。

    培养公民意识

    与此同时,英迪国际大学商业与传播院系高级讲师Dihlvinder Kaur Gill认为,制定应对网络霸凌的具体法律对于提高公众意识和有效起诉违法者至关重要。她说,缺乏具体法律框架来防止网络霸凌,是一个需要通过适当的立法来解决的问题,并且应该对现有的管理和规范社交媒体使用的现有法律进行持续性的审查。

    “新加坡目前在通过法律来打击网络霸凌这方面取得进展。鉴于我们生活在数码技术已改变了人们交流和互动方式的世界,我认为政府应该加快并集中精力审查和改进当前的立法框架,”Dihlvinder说。在她题为《马来西亚应对网络霸凌的方法:现有框架》的研究论文中,考量了不同司法管辖区对网络霸凌的具体反应。论文中论及的国家之一:新加坡,该国通过2014年颁布的《防止骚扰法案Protection from Harassment Act》实施了网络霸凌法令。在英国,虽然没有针对网络霸凌的具体法律,但有几项立法用于起诉涉及网络通讯的案件。爱尔兰还通过于2021年2月通过的《2020年骚扰有害通信和相关犯罪法 Harassment Harmful Communications and Related Offenses Act 2020》颁布了一项关于骚扰和有害离线和在线通信的新法案。

    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马上浏览独家配套

    Dihlvinder提出,一个良好的法律框架,加上严格的执法,将有助阻止持续的网络霸凌。除了立法,社区还必须在社会福祉中扮演着重要角色,通过培养良好的道德来防止网络霸凌。政府机构、非政府组织、教育和私人界可以帮助实施战略,例如提高公众意识、通过教育和社会规范了解网上行为的类型来培养公民意识,再加上公众的努力和支持,将有助于消除马来西亚网络霸凌。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