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泽荣:马哈迪倒了,但…… ◤会员文◢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黄泽荣:马哈迪倒了,但…… ◤会员文◢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马哈迪原已褪色的神话倒了,按柜金跟晚节一样不保,却成不了第15届大选后的耸动话题。

    其实打从2020年始,他已渐远为过去式的身影,但是,他的“马哈迪主义”也在这次马来族群汹涌政治波涛的冲击下溃决了吗?

    这是非常值得关注的问题。答案应该是:没有。

    如果安华带领希盟,最后成功执政,而且主导政权,至少可望是个历史性突破的大缺口。

    “马哈迪主义” 乃是个学术诠释,不是什么新名词──

    《马来人的困境》就是“马哈迪主义”的原始范本,沿袭了超过半个世纪;马哈迪根据马来西亚种族结构板块及政治资源大小尺寸量身定制,长期把驾驭权力之高效发挥到极致,成为无往不利的紧箍咒。

    走不出自己陷阱

    已故国父东姑阿都拉曼晚年现身说法,申诉马哈迪唆使马来人憎恨他,指控他偏袒华裔,这基本上解释了第一位首相1970年下台的背景……这就更凸显出“马哈迪主义”的中心思想及其蓝本《马来人的困境》早在那个时代,已足以撼动权力体制与牵动政治生态。

    一路来,激发马哈迪生命冲动的是政治权争的杀戮,让他持续强大的仿佛就是他的权争对手!

    这正如爱尔兰人的格言所说:“没有哪一种友谊的基础比有着一个共同的敌人更稳固”。

    “马哈迪主义”构筑了马来西亚茧房式的“国家兼世界观”,对所谓最大族群先天、后天落后的不确定、不安全感长期刺激、教化成族裔焦虑与恐惧,与此同时,又高举特权至上旗帜,自我标榜为种族政权的捍卫/守护者,从巫统到土团党,又从土团党到祖国斗争党,皆出一辙。

    政治操弄总有太多虚妄,但马哈迪是政治权术大玩家,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问题是,2018年509后,马哈迪也走不出自己的陷阱,他的“老马识途” 拐回老路,拓展不了新境,他的“马哈迪主义”成了“马哈迪困境”!

    同样的,第15届大选因在一定程度上见证了“马哈迪主义” 反扑,马哈迪一生权争的路走到尽头了,但仍很难一口否定其主义之幽灵附身于国盟,尽管被冲淡很多。

    不管喜欢与否,额手称庆或噙泪受,接下来还看决堤的缺口能否实现打开的希望。

    更多精彩评论,请点击”评论──人人咖啡店
    ⬇点击图片追踪大选最新战报⬇
    ge15► 2022大选新闻 实时更新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