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游自在◢律师爱做非律师的事 把人间烟火炒成黑色幽默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字游自在◢律师爱做非律师的事 把人间烟火炒成黑色幽默

    近年在社媒窜红的,从专业摇身变成能说擅写的,还有歌会唱、吉他能弹、唱说会也办得座无虚席的歌者。这天走进其法律事务所,里头有间落地玻璃办公室,其中一幅墙摆满法律书籍,另一幅墙则挂上朋友画作,画里散发三马奔腾气势,搭配绿的墙、橙的椅,予人希望之感,的而且确,这个空间是许多人前来寻求法律咨询的希望之地,“许多人就坐在你的椅子说出他们的故事,感觉上我经历了一场场事件。”这一天却是刚好倒转,轮到这方椅中人听对面的,说他的过往事、当下事和未来事。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爆红以前,十多年律师生涯于杜韩念是卧薪尝胆过程,他认为,人生中没有一个经历是白费的。

    除了视,踏进那间落地玻璃办公室的人,总在很快时间内把他当作树洞或可信闺密,“我想性格使然吧!”至于那是怎样的性格,大可从他有一天在面子书的贴文窥知一二。

    那是一则把早前满城风雨满城灾、轻快铁停驶、电召车司机老“放飞机”、无盖路洞险酿意外、鸡蛋缺货、QR点菜障碍等事件,统统结合在间谍刺杀计划失败故事里的小短文。

    这篇文章非常有人间烟火,他把现实中的严肃课题加油添醋后炒成一道黑色幽默好料,令人读后哭笑不得,也让人看后不忘省思,字里行间反映出这个视事的角度不冰冷亦非刻板。

    他说,当中鸡蛋和轻快铁事件真发生在他身上,QR点菜需时亦然,在一个等待太太准备晚餐的时段,他脑海里浮现这个故事,马上拿起手机,直接在面子书书写,写完即分享。

    他直指,这篇短文的布局未经过深思熟虑、结构也不怎么严谨,然而,即兴创作却是他常做亦擅长做的事,打草稿、经琢磨反而写不好,这源于他的体内流着自由自在和浪漫主义的血液。

    他的随兴创作题材与智慧,不仅来自现实生活,也源于电影世界,因此,小短文里还读到他把2010年的美国电影《特务间谍》(Salt)重看一遍,“我热爱电影,最近经常重看旧电影。”

    在众多经典电影中,重看率最高的首数《教父》(The Godfather)三部曲,“连小说都不知道重读多少遍。”他说,每一回重看都是一次温故知新,“戏里有大量人生智慧。”

    他以《教父》为例,“尽管身为黑帮老大的教父知道谁是背叛者,却选择看破不说破,因为他说:亲近你的朋友,但更要亲近你的敌人。”

    “再来,教父的三儿子麦克原本想远离家里的黑帮生意,到最后却是比父亲更狠、更绝、更无情、更残忍,想说的是,人生不由得自身来规划啊!”

    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马上浏览独家配套

    说得甚是,近年来,从摇身变成作者再成为说唱者,这一切的一切不也是不在他安排之中?不过,人生再怎么意料之外,不妨相信他深信的:这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杜韩念会说能唱擅写是众所周知的事,原来,他还有一样深藏不露的画漫画才华,中学还是漫画学会一份子,趁机叫他画了这一幅漫画送给《中国报》读者,想说的是,人生再怎么意料之外,不妨相信他送给大家的画中话: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天生色盲不然早当医生

    最先为人所知的身分是,不过,年少时的“我的志愿”里,却是名列第三,“第一志愿是医生,第二志愿则是音乐人。”做到了,近年也重站舞台唱歌,那医生呢?

    “时至今日,医生在我心中有崇高地位。”当年无法念医学系全因他天生色盲,注定今生不能穿上白袍。”从小就色盲的人怎么发现自己是色盲?“老师察觉到我用绿色涂人脸。”

    “后来才知道,在我的眼里,只能看到特定的颜色,比如:纯黄、纯红或纯蓝,只要混合其他颜色就看不到了。”这些混色于他就只剩下深深和浅浅的色调罢了。

    “8岁那年确定这个事实,生活不受影响,也不认为是个缺陷。”他坦言,从不晓得失去什么(颜色),也就没有遗憾,“既然无法立足医学界,那就转往黑白分明的法律界咯。”

    穿上黑袍亦非偶然,他的中学毕业于现任首相拿督斯里安华事件与烈火莫熄崛起的年头,那年有轰动一时的黑眼圈与肛交案,“每天报章头版近乎是一群一字排开站在前方拍照,非常有型。”

    “在如是背景下,我选择了法律系,爸爸也给予鼓励并指出这科系不难读。”在本地学院念了两年后,他负笈英国卡迪夫大学(Cardiff University)完成学业,“这段日子我却不快乐。”

    “我就是一个很宅的甘榜男孩,不喜欢出国看世界;我需要的是阳光沙滩,那里有的尽是冷冷的雨。”一年后毕业,他速速回国就再也不曾回去,返国后,他按部就班走向执业路上。

    12岁以前,生于、长于瓜拉登嘉楼的杜韩念 心里永远住着童年屋后那一片一望无际大海和尽情奔跑海滩,他说,那些年天地开阔的视野,养成他现时崇尚自由的性格,“我是个甘榜男孩,在阳光下、沙滩边长大。”

    不甘平庸远飞上海发展

    因安华事件而选修法律,2003年执业时却选择不触碰刑事案件,反而专门处理民事诉讼,这源于他在执业初期,有个朋友身陷囹圄,“他从牢里打电话给我,要我把他救出来。”

    看到朋友被遭关押,他心里压力大,“如果无法把他救出来的话,怎么办?”这件事让他更认识自己并自知不适合承接刑事案,“民事案败诉最多赔钱,但刑事案却可能面对死刑。”

    “更惨的是失去自由,试问,我要如何面对客户和其家属呢?”既然不能看着别人被关起来,他惟有转为专攻商业纠纷、立遗嘱、 离婚、产业分配、领养小孩等法律案件。

    日复日、年复年,周而复始在民事案中兜兜转转,年轻气盛的他却心有不甘,“或许受到法律题材的美剧《甜心俏佳人》和港剧《壹号皇庭》影响,总觉得自己本该活得像个大人物。”

    “不是理应要有落地玻璃窗视线好又大又亮角落办公室(corner office)、身边有个漂亮性感秘书、穿上笔挺西装、拎着007手提箱,当个商务飞行常客吗?”这是他向来憧憬的类型。

    “殊不知,首次在巴生的楼上班,楼下店铺贩卖鸡蛋、秘书是妈妈级人马。”他有感自己应该属于更大的地方,“即便是吉隆坡也不够大。”他决定到世人前仆后继的中国上海冒险。

    2007年的五月天,结婚不久后的他毅然辞职,拎着数千令吉,只身前往上海投靠朋友,“连新工作都未找到,这一趟远行可说是背水一战啊!”抵达上海,他先后寄出200份履历表。

    在静候佳音的零收入两个月份里,他连开饭都得靠朋友,“7月份接到首个面试机会,9月份就开工了。”这一回,他梦寐以求的生涯终实现,“戏剧里所看到的都成真了耶!”

    风光虚象有钱未必开心

    “我上班的楼位处上海时尚地标、办公室位于大楼第11层,每天穿得身光颈靓、每次出行有面包车载送、每到一个地方的机场都有人举起我的名牌,感觉非常威风!”

    渐渐地,他才发现这不是他要的生活,“一切风光景象都是虚的。”他说,在上海当的收入远比在巴生执业不知翻了多少倍,“可快乐不但没有随之翻倍,反而退步了不知多少倍。”

    除了金钱,他的生活只有工作和压力,由于公司也有西方国家客户,时差导致他连几点睡都不能作主,“不但失去自由还感觉自己活在压力锅。”彼时,他才知道金钱与快乐是两码子事。

    “27岁那年,我领悟到人是需要钱,当钱低于水平会不快乐,但超越水平却是再多钱都无法增添快乐。”他认为,人应该追求富足而非富裕或富有,“任何东西超过足就会产生烦恼。”

    这番道理在他后来再度返马执业得到印证,“在楼接触许多富豪老人家,可惜,从来都遇不到一个快乐的超级富豪,反倒是我的外公,只要孩子给他数百令吉花,就找到开心了。”

    至于挥别上海回归巴生,他形容,那是八大行星连成一排的际遇,“第一份工作的楼老板欲移民,其合伙人却不幸罹癌,加上后来也有过去上海的太太的健康出现状况以及自己也不快乐,便决定回来。”

    “在上海待了两年,我去过那里也做过那些事(been there, done that),玩够了!”他认为,前往是对的决定,离开亦然,“否则我哪拿来一笔钱入股楼,晋升为前老板的合伙人呢?”

    “况且,我也有信心,上海经验对我管理一家楼起到莫大帮助。”回来以后,工作节奏慢下来,遇到的人也较为单纯,“这样的慢环境比较适合我,毕竟自己自幼在沙滩长大。”

    侧记:我的父亲母亲  杜韩念(左)有个浪漫的父亲和严肃的母亲,兄弟姐妹的名字都别有情怀。

    浪漫酷爸分享地狱故事

    兼具感性与理性,这源于他有一个浪漫的父亲杜丕政和严肃的母亲范玲玲,“首先,我们兄弟姐妹的名字可以反映出爸爸的性格,一切从我大哥说起……”

    “他的名字是怀岳,意即怀念岳飞;我的名字则是韩念,意指想念韩信;到了妹妹,她叫着欣照,说的正是欣赏李清照。”他常常对爸爸说,这三个都是悲情一生的人物啊!

    “弟弟比我小12岁,爸爸为他取了个名字叫晚缘,也就是说迟来的缘份。”他打从心底认定父亲是浪漫主义者,“但我替他不值的是,其工作不符合他的性格。”

    “有着如是本性的他,却在一个理性的股票经纪环境工作。”但这都无阻于父亲在生活中展露柔软那一面,“他经常跟我分享有智慧的故事。”

    他随口提到爸爸曾在他大八岁时说过的地狱饿死鬼的故事,“地狱里,每个人都有一支好几尺长汤匙,结果,为何还饿死?那是因为若要吃到食物就必须互相喂食,彼此却又互不信。”

    “万一我喂了你,你不喂我,怎么办?于是,大家都在等待对方动手。”时至今日,他仍记得此故事且影响至深,“许多好事都得自己先做,而不是一昧等别人先对自己好。”

    “即使对方未有反应也没关系,好事多做了,总有一个人终有一天会领略到你释放的善意,到时大家就有机会一起共事了。”这一类有意思的故事在他中、小学生涯听不少,亦获益多。

    “青少年时,爸爸跟我常常可以聊上好几个小时,上大学后我还会给他写信呐!” 有言道,幸运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他无疑是幸福的那个,因为有个乐观开朗懂浪漫的父亲。

    学霸严母成就四个孩子

    当话题转到“我的母亲范玲玲”,马上说道,妈妈是个饱读诗书的女性,“从小学到学院的名次都未曾跌至第二,即是所谓学霸。”但他认为,妈妈生长在错误的年代与地区。

    “她比我有才华、比我更勤力,不仅能言善道,还能演擅唱,且貌美如花,完全符合当下条件,若是她跟我同岁并同活在此刻有社媒的年代,她理应不只是目前的范玲玲。”

    虽然他不曾问过妈妈在新加坡认识同一所学院的爸爸,随后嫁鸡随鸡到了相对落后的瓜拉登嘉楼的感受,但直觉告诉他,妈妈有怀才不遇的感觉,“她内心深处有不甘和不乐。”

    他知道妈妈有写日记习惯,他认为,那是一本不快乐的日记,“可这终归是她的命,也是她需走的路。”他曾对妈妈说:“在登嘉楼生下我们四兄弟姐妹,这便是你的使命、你的成就。”

    “假如范玲玲是发光发热的,那么,就没有机会了,她今生到世间走一趟就是为了成就我。”母子间的聊天题材与方式如若友人,没想到的是,其母亲向来扮演严格监督者角色。

    “她不但不曾当面称赞我,还时常点出我做不好的地方。”青少年的他会介意和纳闷妈妈为何从不给予肯定,“如今回想,我需要这个角色打压着,才不会变成高傲得不可一世的人。”
    “她逼我谦虚。”妈妈的用心良苦,让他曾饱受疑惑,但事出必有因,如今只要她点出不好,他都虚心受教,“这成了我俩沟通模式。”拉你一把的人原来就在身边,这是幸运更是幸福。

    (待续)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