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曰专栏:他朝君体也相同 ◤会员文◢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甄子曰专栏:他朝君体也相同 ◤会员文◢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facebook whatsapp twitter weibo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毛泽东说“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这就是政治。“人若犯我,我必恕人”,很少人做得到。

    婆媳妯娌姑嫂大战中的女人做不到,人鬼难分政治大戏中的安华也做不到。骨子里反对党的野性,让他敲响战鼓,如大妈街头歌舞团的音量,逼人震摄。


    安华剑指老慕,这股气,来自“老慕必将犯我,我必先犯老慕”。老慕成了他的背后灵,拭“慕”以待,占满了记忆晶片,让他十分不安。随时骑上头,林吉祥说得直白“安华恐一年内被推翻”。日夜难安,坐立不安,安华再安,也难以“恕人”。

    老慕在缝隙中摆阵,安华已摆好地雷阵。布城不是庙堂,政客非善男信女。活在权力核心的人,内心如同搅拌机。表面如狮虎鹰犬,内在如虫蚁般溃散求生。

    当大家都在骂,谁上位争宠,谁内讧夺权,赛沙迪在Instagram上传与老慕的合照,写道“尽管分属不同阵营,我仍尊重慕尤丁这位朋友和对手”。网络小农酸他演戏、白费力气。其实,这场戏有许多浅入而深出的暗笔──如狼似虎,斗生斗死,最后还不是成了马牛豕羊,任由宰割。

    赛帅不是在为老慕立碑。他比套用皇帝新衣之论述推广集体学舌的林吉祥高招。他先向敌人致了敬,与民主精神接轨,加入世界文明,形象显得高尚。三言两语愈推进,层次愈高,轻轻拐了个弯,提醒他的主人,无法恕人,也要尊重对手──他朝君体也相同。

    更多子曰评论点击甄子曰专栏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