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曰专栏:那些年所谓的政府 ◤会员文◢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甄子曰专栏:那些年所谓的政府 ◤会员文◢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facebook whatsapp twitter weibo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获勋章表扬的忠狗,引来许多穆斯林公仆的热烈欢迎,轮候合照。

    这一天,很不同,有人乐见,有人感慨。

    老百姓与政府的关系不断退步,其中一个特征,是没有一个像样的政府部门接上人气地气,远看衙门冷,近看冷衙门,让人望而却步。

    一些部门很大,但都在做很小的事。那些年所谓的政府,为政治服务多过为人民服务,颜色随着环境改变,让人联想到契诃夫的小说《变色龙》。

    故事讲一个警官处理一宗工匠被狗咬的案件。他先是一脸明公正气,誓言惩办不守法,放狗咬人的狗主。

    围观者说:“这好像是将军家的狗。”警官立即变脸,指着工匠斥责:“它那么小,怎么会咬你?”

    身边一巡警质疑:“这不是将军家养的狗。”警官又变脸,向工匠保证:“你受了伤,我们绝不坐视不理。”

    巡警忽又怀疑起来:“不过也说不定就是将军家的狗。”警官再变脸怪工匠:“混蛋!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不好!”

    将军的厨师闻讯现身作证:“我们没有这样的狗。”有证人了,警官扬声道:“这条野狗,打死算了!”

    可是厨师接着说:“它不是我们的狗,是将军哥哥的狗。”警官立即露出笑脸说:“莫非他老人家的哥哥来了?这条小狗挺机伶的,一口就把这家伙的手指咬破了!哈哈哈哈!”

    这故事最可怕之处是什么?不是变脸的警官,而是围观的人随声附和。那警官是政府,群众是公仆──那些年所谓的政府。

    更多子曰评论点击甄子曰专栏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