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晓玲:外国的月亮比较圆吗?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黄晓玲:外国的月亮比较圆吗?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日前与从狮城回来度假的朋友茶叙,聊起各自生活状况时,他坦言人在异乡前几年的刻苦磨练,不只是他生命中的珍贵体验,也成就了今天的他。朋友还说,在那盘根错节的社会结构中求存,他起先得不断克服软弱逃避的性格,并比其他劳工更勤奋地工作,因为年轻,因为不甘被现实击倒,凭着一股冲劲,他终于达到目标了。他表示只要再过5年,他将回流大马,在自己的家乡开设属于自己的餐馆。

    当身边年轻的朋友都响往外面的世界,想方设法地在异乡落地生根时,他却选择溯河而上,返回这朴素的芙蓉城镇发展。笔者想,外国的月亮不是比较圆吗?然而双脚踏着的始终是他人的土地。

    公正机遇发光发热

    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得付出双倍努力,透过自我压榨来争取丰厚的酬劳,在底层艰难地匍匐前行,直至熬出头了,朋友心里的第一个念头是回家。即使家乡不比异乡繁华,到底这里有自己的亲人和朋友,当然这里也不乏发展潜能,与孤身在外打拼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

    说到这里,笔者心底不禁浮现一个问题:既然这里已有个人的发展资源,何以当初又离乡背井呢?随即又联想起美国教授贾德 戴蒙曾深入分析过,致使人类扩张行动的有两种驱力,一种是推:家乡人满为患、僧多粥少,苦无发展的机会,另一种则是拉:外面的海阔天空,酬劳和福利比这里高了数倍,纵使前途茫茫,人难免会想要放手一搏。

    尤其对受过高等教育、稍具冒险精神的年轻人,无不想到外面世界闯练一番,加上如果他们在本地得不到应有的待遇时,例如本地高技能、具备专业知识的人材,为了寻求优渥的薪酬和福利,或更好的事业发展,他们会选择更具经济优势的区域。当中在国外闯出名堂的不在少数,譬如近期得影后奖的杨紫琼,但更多的是籍籍无名的大马子民,却也能在外国,在一个属于自己擅长的领域里发光发热,这不就证明了大马人的韧性,只要给予公平、公正的机遇,每个马来西亚人,都同样能在自己的土地上发光发热的。

    此外,笔者认为政策上也应有主动和积极的改变,譬如政府应该考虑栽培更多的人材为国贡献,同时,也需反思现有的政策如何吸引人材回流大马,毕竟我国的资源不输他国,地理环境因素也不比外国差,如果在这里能得到良好的发展,谁还会去想看外国的月亮圆不圆啊?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