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绣晶:改善制度力阻人才外流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黄绣晶:改善制度力阻人才外流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普通新闻组记者

    上周,笔者撰写的一篇新闻,是关于在本月中毕业的大约50名马大医学系毕业生,早在去年已获新加坡卫生部控股录取,决定在毕业后,到狮城任职实习医生。

    新加坡卫生部控股从2022年6月起,曾3次前来大马招聘实习医生,开放予来自去年尾参与毕业考试的马大和国立大学医学系在籍生申请。

    艰难的决定

    根据笔者友人告知的消息,新加坡卫生部控股自2016年,前来我国招聘实习医生后,时隔6年,重新来到我国招聘实习医生和驻院医生的原因,包括该国的实习医生和驻院医生缺乏人手、要减少医生对病人的比例以及该国增建了数家医院。

    据悉,在本月毕业的马大医学系学生共有126人;已决定到新加坡任职实习医生的上述50人,占这批毕业生总人数的40%。

    笔者在撰写上述报导前,曾被人询问关于报导此事的用意;我想,这除了是因为以记者的身分作记录,最主要也是因为笔者见

    证身边的家人,在获得新加坡的录用通知后,多番考虑是否要离乡背井,到新加坡就业的过程中,所经历的挣扎。

    虽然社会大众普遍或许认为,新元兑令吉的三倍汇率,是推动大家南下到狮城就业的“诱人”因素,但事实上,根据笔者接触的医科毕业生分享,我国合约医生制度的问题以及未来的进修与工作发展前景,也是推动他们最终决定到新加坡任职的主因之一。

    国人需意识到,来自我国的这批医科生在新加坡顺利完成为期一年的实习后,将继续在该国担任驻院医生,并希望获得攻读硕士的深造机会,并向成为专科医生之路迈进,因此他们已预见得在新加坡服务至少8至10年,才能达到成为专科医生的目标,方可在未来回国贡献。

    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马上浏览独家配套

    对这些医科毕业生而言,下定决心到新加坡就业,是一项艰难的决定,因为这意味他们得牺牲与家人生活的时间,独自到异乡为更好的未来奋斗。

    虽然政府不能阻拦我国医科毕业生到外国就业,但是笔者希望卫生部能正视此情况,致力于改善合约医生的制度和医疗工作体系,积极应对我国医学界人才外流的问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