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猝死

文 文 文

她劳动节前被累死 公司:她是自愿的

24岁女工刘超男在比路电子工厂(左)的工作证(右)。

(北京30日综合电)“惯老板”的说词竟是如此类似:“她是自愿的啊”、“我们是责任制”,“可能身体本来就有状况”。在5月1日劳动节前,中国传出了年仅24岁的女工疑因过劳而的事件。不幸的事件发生在强调“工农联盟”的国家,格外令人深思。

河南24岁女子刘超男早婚,与先生育有2个小孩。她与先生为了养家,今年2月将孩子留在家乡,分别到上海与江苏打工。根据潇湘晨报报导,先生王珂在苏州打工,刘超男则透过人力派遣公司到上海的一家比路电子工厂打工。

才打工了2个月,4月15日晚间先生就接到妻子室友的讯息,妻子“怎么也叫不醒”,要他赶快过来看看。当他赶到时,派遣公司就告诉他,妻子已经死了,送到殡仪馆了。

女工刘超男与先生留在家乡的小孩。


先生难以接受,因为妻子身体一向良好,怎么会突然就死了呢?他想起妻子曾跟他说过“好累”,调出了妻子的工作纪录,发现过去2个月来,妻子只休过2天假,而且还曾经被强迫从日班改成夜班。光是3月份,妻子的工时就高达327小时,几乎是一般周休2日的月工时176小时的2倍,等于妻子1个人做2个人的工!

令人心酸的是,妻子一小时的工资仅人民币18元(约11.6令吉),一个月做了327工时,活活做到死,收入东扣西减之后,实拿仅人民币5419.42元(约3492.69令吉)。

更令人愤怒的是,妻子后派遣公司立刻撇清责任,坚称公司绝对没有责任,公司绝对没有强制要求加班,因为公司的制度是责任制搭配“小时工”制度,做多少领多少,刘超男责任心强,都是自愿加班的!公司甚至质疑,先生为了保住妻子的全尸,不肯接受解剖,是否因为她本来就有病。

刘超男的先生表示,他们夫妻是乡下人,原本约好在“劳动节”这个属于劳工的节日里要见面,谁知妻子却忽然在“劳动节”前。他们在上海这个大都市里,面对各种“官衙门”已经求助无门了,只能向媒体爆料投诉,希望能为他们取回些许的正义。

文 综合报导
图 互联网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猝死

相关文章

虾皮研发人员 “爆肝日常” 惊传猝死!

等待红绿灯心脏病发 华裔老翁猝死車上

女大生遭辅导员强迫早操猝死 家属控诉:只因一条死鱼

青年曾尝试救援唤醒他 老翁心脏病发猝死槟大桥

39岁男子 爬山猝死

醉通缉犯被带回警局 “打呼声突停”猝死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