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华教

学习现场

儿童文学

年紅

张温怡

文 文 文

◤学习现场◢孩子童年少不了年红 快乐学习寓教于乐

现年84的年红,执笔至今70年。凭着一股“没有人做,我就做”的坚持,他为和教育做出了巨大贡献,也熏陶着一代又一代的儿童长大成人。年红,原名张发,1939年生于柔佛麻坡。于麻坡中化中学肄业,之后到麻坡一间由政府设立的日间师训学院(Day Training Centre)升学。毕业后,年红服务达39年,期间曾任职校长、讲师、教育部课本编写主任等。

4月1日,与作家年红(右一)在一家靠近麻坡巴士站的咖啡厅合影。

师范学院求学逆袭:从零分到一百分

谈起过去在师范学院求学的情况,他说,师范学院规定,每位学生必修第二语言。面临第二语言的选择,大多数人都选择较为擅长的英文,少数人选择不熟悉的马来文。当时候的他对于马来文一窍不通。因此,选择报考马来文对他而言是极大的困难和挑战。

年红当时给自己下了一个决定和承诺,规定自己要在SPM考取马来文,最终年红也完成了SPM马来文考试。当笔者问年红老师生活中遇到瓶颈时会如何应对?年红笑说:“每次遇到挑战,我都会勇敢面对它们,去尝试解决困难。”年红面对的挑战如1983年马来西亚3M小学新课程,繁体字改为简体字、注音符号改为汉语拼音、马来文旧拼音(Bahasa Baku)改成拼音。

1962年《黄瓜公主》。
年红孩提时期所读的武侠小说《洪熙官血战罗浮山即三建少林寺》。

年红说:“面对挑战要迎面解决,要面对新的局面,与时俱进,粉碎一切困难。目前,在研究我的作品的学士、硕士生有十几个。”在的路上,年红并没有遇到过瓶颈,因为他懂得化危机为转机,选择面对困难和挑战。从他的学生时代至工作阶段,他经历过多次教育改革。在年红《悲欢晚年》中,他说自己11岁时丧父,家里8个兄弟姐妹,最小的年仅3岁,家里只有他有就学机会。从小他就半工读,穷苦的童年让他提早学会吃生活中的苦头。

没有儿童读物我就自创

年红在中国的语文课本中发现有很多文学作品读起来很有趣。他说,在中国要评估一位老师优秀不优秀,要看他的素养深不深。共有四个年龄阶段:零到两岁为婴儿文学;三到五岁为幼儿文学;六到十二岁为;十三到十八岁为少年文学。

年红指导的儿童诗歌朗诵表演,照片中可见台上的孩子们充满活力、童趣和快乐的笑脸。

“许多人对于的分期并不了解,零到十八岁都统称少儿文学。”年红解释,作家要写给儿童看的,必须要事先划定每一个阶段。婴儿要喝奶,不能给他吃饭。因此,必须是适合儿童看的文学,且须依据他们的年龄来写

毕业后,年红在麻坡中化第二小学教书。执教13年期间,孩子们的笑脸让他感到快乐。麻坡中化第二小学是年红服务时间最长久的小学。孩子们喜欢听故事,课堂上,孩子们总要求年红讲故事给他们听。

年红说,教育孩子要给他们一个快乐的学习环境和氛围。要给孩子快乐,教学上就需要有的养分。教育部有一个时期要求有一节课是趣味教学,教材就是。然而,60年代并不多,很少引起孩子的兴趣。

年红在第三届《儿童阅读论坛》中授课,展现出趣味教学,学生积极参与课堂。

“孩子喜欢听我们说故事。”于是,年红便提笔为孩子们写属于他们的文学。他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写寓言、童话、故事并投稿到报章。1962年出版的《黄瓜公主》便是这样的一个时代产物,“可惜的是,我出版的第一本作品,很多人都没有机会看,《黄瓜公主》是我第二本。”

《黄瓜公主》的插图是香港有名插画家绘制。虽然全书采取黑白印刷,但图片却相当吸引人。原先这本书是由香港公司出版,之后交给它的子公司,并于1962年由新加坡维明公司出版。这部作品是年红在班上讲给孩子们听的故事,他把故事记录成文并寄到报章发表。

从创作到监制 要求严格获赞赏

年红指出,如果大人要给孩子看中国古典文学如《三国演义》、《水浒传》、《红楼梦》、《西游记》,那么他们可以选中国儿童版,因为有适合孩子看的少儿改写版。

“婴幼儿看的书主要是图画不是练习,需要家长念给他们听。这些书适合他们的生理、心理、成长的程度。幼儿他会读了,写的人就需要写幼儿他懂的字,这个非常难写。”年红说,以前自己在写一篇短篇小说,只花一天,但写一篇几十个字的童诗,却要花费三天。这是因为诗歌要注重的细节很多,如诗歌的节奏、韵律、语言、押韵。之后,年红也开始写儿歌,并且还录制了一张DVD。当看见孩子的父母给孩子们播放年红写的儿歌,开心地唱起歌,跳起舞,年红深感一丝安慰、快乐,很开心自己正做一件具有影响力的事。

年红马来文翻译著作《魔轮》,Roda Ajaib。
“做人要像一把大雨伞,要扎实,不要像那些小花伞。”——《一把大雨伞》。

采访过程中,年红谈到DVD的策划。当年制作光碟时,年红有很多严格要求。年红规定,表演舞蹈的小演员必须穿着端庄,同时语言发音要正确。后来,年红到印尼、泰国、中国、台湾、新加坡讲学,展现的儿歌光碟都得到赞赏。

“孩子出世时需要听催眠曲,很多人都不相信此事。一个好妈妈在摇着孩子入睡时会唱一首儿歌给他听,这是一种文化,文学也属于文化。”他说:“儿歌有儿歌的朗诵法,童诗有童诗的朗诵法,故事诗有故事诗的朗诵法,古诗有古诗的朗诵法。声音需要跟着情绪,选诗要选朗诵诗。因为朗诵诗可让人一听就明白,还能引起听者共鸣。教导孩子朗诵童诗,需要明白如何朗诵童诗。若指导者不懂,那么他也就不懂如何朗诵童诗。”年红分享到上世纪60年代,教育广播组专门播送歌曲节目给学校收听,时间一到,大家就会收听该节目。年红曾替这个节目组写过歌曲,这些歌曲都具有爱国情操,儿童歌曲也是属于

2017年由彩虹出版《朵朵小花婴幼儿歌选集》有年红特为婴儿及幼儿创作的百余首儿歌,同时也制作了影音光碟,希望达到寓教于乐的目的。

一首童诗可以结合许多元素,如大自然,教会孩子关于动物的生物链。配合歌曲,童诗还可以变成是孩子们的音乐课和舞蹈课。

书写忌说教 注重潜移默化

寓教于乐有助孩子的学习成长,他说,就是身教的材料,是潜移默化的过程。故此,写切忌加入说“教”成分,如“小蜜蜂忙做工”点到即可,切勿在后句补上“我要当个勤劳的小蜜蜂”。如此,孩子的创造力才能得到全面发展,他们在童年时期才能健康成长。

前教育部长拿督希山慕丁(中)见证及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右)颁发“2005年全国教育导师(Tokoh Guru Kebangsaan)”最高荣誉予年红。

“我们在教孩子的过程中,不一定要告诉他你要什么、你一定要这样做。就是有这样的作用,孩子在读的时候就会知道这些事,间接去影响,这个叫潜移默化。”年红的写作生涯,从十四岁开始,至今已将近七十年。孩提时期的他,也曾喜欢阅读洪熙官与黄飞鸿的故事。

若说在马来西亚的地位,年红指出,在疫情期间许多出版社受挫,但在中国似乎没有太大影响。在1969年,南马文艺研究会是海外地位的重阵,作家几乎都是研究会里的成员。在推动的发展,南马文艺研究会做了很多贡献。的题材很多,例如儿童散文、儿童戏剧文学、儿童影视文学等。这其中的原因还包括文体类型的复杂性。但马来西亚华文只是推动童诗和小说,至于寓言童话、儿童戏剧文学、儿童散文、儿童报告文学、科幻小说等的发展并不全面。因此想要办好并非易事。

2020年7月13日,麻坡大水灾,年红便把剩余的诗凑足起来,出版《送你一朵鲜花》。

年红说:“如果一件事情没有人做,那我会去做。我们当时候并没有,对于做这件事情,我是带着使命感去做。”对于的寄望,年红是这么说的:“我最大的愿望是更多的家长能够认识,让孩子能够开阔他们的视野、增长知识、发展想像、丰富情感、启迪心智、陶冶情操、扶植个性、健全人格,同时也能够培养孩子们爱阅读、爱写作、提高他们的创作思维,对未来书香社会很有影响。孩子被压抑了想像,会影响到他们的身心灵。爱因斯坦也说过,想像比知识重要。将来若有年轻一代想要投身教育,我希望他们也懂什么是。作为作家必须经常与海外作者交流,并关注时代发展,与时俱进,这样才能提升创作水平,为孩子带来更优良的读物。”

后记:七年笔耕作品逾百

2019年圣诞节,年红与家人在北海道旅行拍摄的全家福,也是他最喜欢的一次旅行,他称之“十全十美”。

如今,年红的作品共累计一百四十多本,当中的作品如《一把大雨伞》被翻译成韩语、日语、蒙古语和马来语等。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华教

学习现场

儿童文学

年紅

张温怡

相关文章

学习现场|当学校成为恐怖之地 你还敢上学吗?

啤酒商义演风波|董教总吁教育部专业理性判断 勿随政治语言起舞

学习现场|偏远校区教师用有限 资源带领学生通往无限辽阔世界

学习现场|从小学习理财 长大不为钱所困!

学习现场|烹饪系学生 后厨小咖蜕变时尚大厨之路

学习现场|严教爱生 敬业务实 推动学生面向世界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