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会员专区

杨善勇

众声

希望黏門

文 文 文

会员文|杨善勇:老马的敌人 火箭的朋友

道德教育的训导,和兵法战略的规则,是大相迳庭的两回事。因此在马哈迪眼里,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朋友的敌人则是敌人;敌人的敌人既是朋友,敌人的朋友乃是敌人。

当年斗倒姑里(1987年),为了稳住势力,他默许安华的宏愿团队。罢黜安华(1998年),他安抚原属姑里派系的阿都拉,委以副揆。等到准备向阿都拉开铡,他不吝溢美之词,日夜高调赞美纳吉(2003年)。

安华、阿都拉、纳吉,皆在不同的历史阶段,赋予各异的任务:时而战友,时而翻脸。理解这些,自可明白何以马哈迪现在坦承,509想要推翻纳吉领导的国阵政府,选择与行动党结盟:“我们利用行动党赢得多数议席,若非如此,我们不可能获得多数议席,而纳吉也将继续任相。介于行动党和纳吉之间,我们需要懂得,哪个才是我们要斗垮的对象。”

同理,如今他是在别无选项之下,不得不与伊斯兰党合作。事实上,513被东姑开除后,他也一度接触伊党。但是,诸党领导台前的搂搂抱抱,净是情节需要的权宜演出。

毕竟,现有阶段,国盟既是团结政府的敌人,敌人的敌人,自然是我方阵线的自己人。引伸开去,安华的盟友,不论是希盟,或是巫统,因而自动归类在敌人的名单。这一点嘛,行动党的“大方向”,和马哈迪所行挺像。


再也不是马哈迪

刘镇东曾在〈改革:逆流而上〉列举火箭的反反覆覆:一、2014~2015年上半年,暂时不和伊斯兰党断交;二、2016年,林吉祥与马哈迪推动政治重组;2018年,刘镇东甚至说,现在人人都是马哈迪!

当然,我们庆幸,幸好不是当时不是“人人都是马哈迪”,尽管当时行动党上下都力挺马哈迪。不过,到了喜来登偷袭之后,刘镇东不再是马哈迪,行动党也不是马哈迪了。

1119选后,行动党所顾全的主题,转向团结;全党里外,全心全意,公开认同巫统,一起肯定扎希。何解?还是那句千古不变的箴言:伊党的宿敌自是好友。反之,刘镇东当初口口声声的兄弟慕尤丁,成了陌生的路人甲乙丙丁。

不过,这只是目前的关系。行情转圜,重新组合。想起初相见,似地转天旋;当意念改变,如过眼云烟。一年之前,一年之后,政沧海桑田,敌友一变;谁能装睡不醒?


更多精彩评论,请点击”评论──人人咖啡店”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会员专区

杨善勇

众声

希望黏門

相关文章

甄子曰专栏:找伟大首相要钱|会员文

会员文|汽油涨价百业哀嚎? 马股尚有5大潜在赢家

会员文:MH17被击落(锥心痛10年)|“ 失望俄罗斯拒负责” 荷兰大使:证据不会说谎

会员文|洪伟翔:特朗普枪击不是自导自演

会员文|林恩霆:最好的演员都在政坛

甄子曰专栏:爱上你是我一生的错|会员文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