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法官

东姑麦蒙

文 文 文

东姑麦蒙:控方撤控 法官却无辜被骂

东姑麦蒙:控方撤控 法官却无辜被骂
东姑麦蒙:控方撤控 法官却无辜被骂
东姑麦蒙:控方撤控 法官却无辜被骂
东姑麦蒙:控方撤控 法官却无辜被骂
东姑麦蒙:控方撤控 法官却无辜被骂

(布城15日讯)联邦法院首席大指出,当控方决定撤回被告被控的刑事控罪时,理应为此决策负责的是检控官,但是只能判处被告无罪释放或获释但不代表无罪(DNAA)的,却因此经常遭受不理解此事的公众谩骂。

她直言,检控官在近年来,包括于2023年撤回某些备受瞩目人物被控的刑事控罪,此决定不受大众欢迎,民众却为此怪罪只能作出上述其中一个裁决的

今日在2024年司法年开幕仪式上致词时说,根据联邦宪法第145(3)条款,身兼检控官角色的总检察长,可酌情决定针对被告的罪行展开、进行或是不再提控的诉讼程序。

“当检控官决定撤控时,只能从有限的2个选项中,作出一个抉择,即根据案情,判处被告无罪释放或是DNAA。”

(本报依哲摄)

她解释,司法机构和检控官,各自都有获宪法明确界定的职能,而不能坚持控方必须继续提控被告。


她说,当控方决定撤控后,仅能作出上述裁决的,有时更被公众指控是腐败或无能的,甚至两者皆是。

“大众不明白的是理应为该(撤控)决定负责的是检控官,而非。”

但她接着说,经常为此被外界谴责,而这削弱大众对司法体制的信心。

她指出,上述例子是司法体制内另一机构所做或无所作为,而导致法庭被无理地描绘成是造就该情况发生的祸首。

另一方面,也说,有别于从政者,不会也不能受到政治意愿或民意支配。

“既然是受委而非民选的职位,因此他们无需对舆论、民意或他人观点负责,那在这情况下,可完全根据案情和法律,独立作出裁决,并无需担忧其决定随之产生的政治或社会后果。”

东姑麦蒙:控方撤控 法官却无辜被骂
东姑麦蒙(中)抵达布城国际会展中心。

案件与伊斯兰无关
却被炒作

指出,联邦法院近来聆审的2宗案件,包括一名穆斯林男子申请挑战雪州1995年伊刑法第28条文(违反自然性行为可被定罪的条文)是否违宪的案件,其实都与伊斯兰没有关联,但不幸地被一些单位拿来大作文章。

她说,法院是于2021年,聆审上述男子的案件,并在隔年聆审伊斯兰姐妹组织(SIS),申请挑战2003年(雪兰莪州)伊斯兰宗教行政条例第66A条文的合法性一案。

她解释,上述案件的问题在于雪州议会,是否有权可通过特定法律,但不幸的是这2宗案件,都被一些单位大作文章,并偏离了案件的真正本质。

“这些案件和伊斯兰并无关联,只是寻求再次强调中央政府和州政府之间的明确(立法)权力划分。”

她说,上述案件争议问题是赋予州政府权力的一些法律,没获(联邦宪法)州列表(即阐明州议会的立法权)支撑。”

“某些不负责任者的评论,旨在制造司法机关有“议程”或动机,要在这个国家消灭伊斯兰的印象。

“除了为自身利益而利用这些案件,这些人士没有提及的是通过明确诠释联邦宪法,以及定义国会和州议会的权力,法院保障各州持续和稳定应用伊斯兰法,因为法院保障就连国会都不能削弱它(伊斯兰法律)。”

各界反映
司法机构恢复独立地位

指出,近来来自社会各阶层的人士向她反映,他们认为司法机构已成功自我救赎,在本质上和外界眼里,恢复了作为一个独立机构的地位。

“若这真是公众和法律界的看法,那我能说的是:‘感谢上苍’。”

她直言,在她受委首席大一职前,司法机构一直深陷于外界的负面看法中,认为司法机关已失去了独立性或是独立性被严重削弱。

“这情况很大程度上是因1988年的司法危机而致,这是我们历史上的一个污点,由此造成的伤害仍然存在。”

她说,虽然公众的信任和声望是有关联的,但这不意味两者是相同的事情。

“一个享有声望的司法机关,自然会获得公众的信任,在此情况下,拥有强大的公众信任度,结果就是享有声望。”

另外,她也在场提醒自己和们遵循先例的法律原则之重要性,并促请司法等级较低的法庭,必须谨记得遵循等级更高的法庭判例。

“联邦法院作为最高法院,必须继续谨记不能太轻易偏离先例的判决,尤其是在法院此前宣判不久后又被质疑的先例。”

出席司法年开幕仪式的其他司法界巨头包括上诉庭主席丹斯里阿邦依斯干达、马来亚大拿督莫哈末扎比丁和东马大拿督阿都拉曼瑟比利。

东姑麦蒙:控方撤控 法官却无辜被骂
东姑麦蒙(前排中)与一众法官和司法专员合影。前排左起为联邦法院法官阿布峇卡、罗达丽雅、林添钻、扎峇丽雅、阿都拉曼瑟比利、阿邦依斯干达、莫哈末扎比丁、纳丽妮、哈丝娜、哈民德星、诺丁哈山以及阿都卡林。

自2015年没调薪
律师公会:不合理

律师公会认为,政府自9年前,即2015年,就没有调整的薪酬,是无法令人接受的情况。

律师公会主席谢依琳在司法年开幕仪式上致辞时指出,支付合理的薪酬,是保障司法独立的必要元素。

“吸引人才加入司法机关,并保住司法机构内的人才以及维护司法独立,是我们追求的基本标准。”

她说,律师公会于2023年3月18日举行的第77届常年大会上,通过了有关薪酬和成立薪酬委员会的提案。

“一个独立的委员会负责定期评估支付给的薪酬,是有助于实现(司法)独立、客观和透明等目标的良好方法,此措施对、有意加入司法机构的人士以及大众而言是有利的。”

她补充,律师公会已于去年4月14日,把一份提案的副本,交给总检察署、首相署(法律及体制改革)部长拿督斯里阿莎丽娜、首相拿督斯里安华以及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韩查再努丁。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法官

东姑麦蒙

相关文章

杨巧双建议 法官退休年龄提高至75岁

审前案件管理法官 无权定证据相关性

少年左手这样对马 法官裁定罪成候判

男助3人混进泰勒丝演唱会 被控 法官:I Knew You Were Trouble

教唆女儿让丈夫强奸 受害者求法官 “不要罚母太重”

色狼法官非礼性侵2女 遭起诉强制猥亵罪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