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一马案

文 文 文

一马案|查案官:纳吉任相期间 曾阻反贪会查1MDB

(吉隆坡28日讯)反贪污委员会查案官诺艾达坚称,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任相期间,曾出手阻拦反贪会调查与一马发展公司(1MDB)有关的案件,但坦言她没有掌握相关的直接证据。

她说,纳吉曾采取行动包括撤换反贪会首席专员和官员,并逮捕反贪会官员。

她指出,前总检察长丹斯里阿班迪阿里也曾把与1MDB案件有关的调查报告,列为“不采取进一步行动”,即使当时反贪会建议是为案件获取更多详情。

她认为,阿班迪是因纳吉下达指示,而作出上述决定;但承认没掌握可证明此事的直接或间接证据。

纳吉被控涉及1MDB逾亿令吉资金遭挪用的4项滥权和21项洗黑钱控罪一案,今日在高庭续审,第49名控方证人诺艾达在接受辩方律师丹斯里沙菲宜的盘问时,如是指出。


询及如何知道那是纳吉的指示时,她解释,这是因为她在调查此案期间,曾从纳吉的特别官员拿督安哈里,搜获由在逃大马富商刘特佐准备的谈话要点,文件内容提及撤换反贪会首席专员和结束反贪会的调查工作。

“安哈里说,谈话要点是由刘特佐准备,以按照纳吉指示,向特定单位下达(指示)。”

沙菲宜接着询问诺艾达,是否有证据证明那确实是源自于纳吉下达的指示。

证人答说:“虽然指示是来自刘特佐,但这些事情最终都有发生。”

然而,沙菲宜显然对诺艾达的回应感到不满,促请后者不要逃避他的问题,说明其问题是她有否掌握证据显示刘特的所作所为,是根据纳吉的指示行事。

诺艾达最终坦言,她没掌握直接证据,证明刘特佐准备的上述谈话要点内容,是来自纳吉下达的指示,但该文件内容提及的所有事最终都有发生。

“对案件进行全面调查”
查案官否认供证犹如“吹水”

诺艾达说,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纳吉曾阻拦反贪会调查与1MDB有关的案件,但从她进行的全面调查,显示有关行动确曾发生,因此她否认自己在庭上供证,如在咖啡店“吹水”。

沙菲宜在盘问诺艾达时,抨击她供称虽然没有掌握证据,却指纳吉曾下达上述指示的供证方式,犹如是在咖啡店“吹水”。

但诺艾达反驳,指身为查案官,她已在此案进行全面的调查,并从证人的证词以及在调查此案期间所搜获的文件,发现上述事宜确曾发生。

见沙到菲宜和证人就此事争论不休,法官拿督柯林劳伦斯打岔,认为辩方已经确立表达立场,即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反贪会被阻调查案件的行动,是来自于纳吉的指示。

法官接着说,但诺艾达也坚持其立场,因此他促请沙菲宜,在控方举证结束后的陈词阶段,才针对此事陈词,以从中提出辩方的观点后,获沙菲宜回应指辩方将这么做。

“没接获上头指示
向阿班迪阿里录供”

诺艾达以没接获上头指示为由,说明她在调查此案期间,没有录取前总检察长阿班迪阿里的口供。

她称在2018年5月14日,接手调查1MDB资金遭挪用案件时,时任反贪会首席专员拿督斯里莫哈末苏克里,没有指示她录取阿班迪阿里的口供。

另外,她也说,反贪会于2018年9月19日逮捕纳吉,他当天是以被逮捕人士身分,接受反贪会录供,并于隔天完成录供,这份口供长达89页。

她证实,反贪会是于2018年9月19日,获准提控纳吉,她在当天获得由总检察署拟定的控状,因此承认在控方批准反贪会提控纳吉时,纳吉的口供并没有被列入反贪会查案的调查报告。

询及这是否意味控方在制定控状内容和批准反贪会提控纳吉时,并没把纳吉的口供内容纳入考量后,她回应说,她曾在当年9月19日,向主控官阿末阿克兰副检察司汇报纳吉截至当天的66页口供内容。

此案将于周三(29日)续审。

更多不可错过的热门新闻,请到中国报官方WhatsApp平台!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一马案

相关文章

美法院谕令刘特佐交出 1枚钻戒 1对钻石耳环 值842万

一马案|罗丝玛入禀抗辩书 奢侈品非源自非法资金

一马案|已与美司法部达协议 大马不停止追捕刘特佐

最新!刘特佐与美司法部达协议 归还大马逾亿美元资产|附音频

一马案|罗丝玛向法庭保证 不会移走珠宝奢侈品

一马案|1MDB与10公司申请资产冻结令 阻罗丝玛处置16亿资产

mywheels